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脑中的宇宙

《台港澳文摘》2018年第7期  来源:《广角镜》2018515   时间:2018/7/6   

对人工智能的探寻又将我带回到人类自身。我们是谁?人类智能与机器智能有什么本质区别?如果机器够聪明的话,它会羡慕我们什么呢?

牛顿等一批近代科学家开启了一个科学和理性的时代,人类在经历对外部世界的认知的一次次重大变革的同时,也一次次重新认识自己:我们曾以为自己被造物者所眷顾,置身于宇宙中心;但哥白尼让人类重新思考自己在宇宙中的位置。

我们曾以为人类自诞生之日起,就长得今天这副模样;我们还是自己精神世界的主人,而弗洛伊德又宣称意识只不过是水面上的冰山一角,巨大的潜意识在我们的掌控之外。我们试图打造智能的机器,却发现原来对自己的大脑也知之甚少。

李德毅(中国工程院院士):人们经常说世界上有三大难题:宇宙的诞生、生命的起源、和人脑是如何工作的。

埃里克·坎德尔(神经系统学家):人脑是出色的计算设备,它拥有想像、回忆、幻想。我们想要理解它是如何工作的。

吴恩达(前百度首席科学家):我们对人脑的工作原理一无所知,试图复制我们并不理解的大脑,很难取得大成果。

霍维茨(微软研究院科学家):神经元如何相互交流,细胞如何产生思想,对我而言是巨大的秘密。数千年以来我们从来没有真正破解过,这是个终极问题。让许多人从各个方向探究,包括宗教的起源。

在美国加州,被中风击倒全身瘫痪并丧失语言功能的亨利·埃文斯,凭藉人工智能技术,可以借助特殊制作的眼镜向电脑发射镭射信号,收发邮件,并借助远程视频设备“参加”了侄子的婚礼。现在亨利可以熟练地用眼睛收发邮件。他和机器人以及它们的研发者交上朋友;他通过控制远程视频设备在家里转悠,继续探索外面的世界。

亨利:我有一份喜欢的体面工作,我的孩子在学校很优秀,婚姻很美满。我们刚买下一个房子,医生说我的身体状况非常好。总而言之,一个典型的美国梦。我当时四十岁,觉得生活才刚刚开始。如古话所言,如果事情美好得不真实,恐怕就是这样。

亨利的妻子珍:他的身体僵硬,他不能坐轮椅里,不能支撑起自己的脑袋挺直,他不能使用字母板,眼睛直愣愣的。他不能转动眼珠,但他能眨眼,于是眨一下代表“是”,眨两下代表“不”。基本上就像是被独自监禁了,被困在自己的身体里。他有三年都处于抑郁之中,不想活下去了。而且人们认为他精神上也瘫痪了,因为他们认为你瘫痪了,不能说话。精神上必定有问题,他为此很难受。

亨利:我很快开始用电子设备来扩展自己的能力,在医院里,我就开始学习使用电脑。现在我能稍稍控制脖子了。我通过眼镜向电脑发射镭射信号。电脑荧幕上显示一个键盘,我可以指向一个字母并点击,通过这个方法我可以慢慢地拼出单词。技术让我说服医学界,我精神上没有问题。

日本国立情报学研究所从2012年起,开发人工智能系统“东大机器人君”,简称“东机君”。几年来,“东机君”以考上日本第一名校东京大学为目标,而努力学习。研究人员发现,“东机君”一遇到需要常识来解答的问题,马上就被难住了。在2016年的模拟考试中,“东机君”依然改不掉偏科的毛病。第四次落榜东大。研究人员宣布“东机君”放弃考东京大学的目标,转为致力于中学生水准的阅读理解能力研究。

新井纪子(数学家):什么是人工智能会做的,什么是人工智能做不了的,在我们清楚地知道人工智能的极限,让人工智能与人类协同工作的时候,怎样协调才是最合适的。我们希望日本能够在世界上,对这个问题给出明确的见解,所以启动了这个项目。东机君现在最擅长的科目是世界史,其次是数学。对东机君而言,非常难的一个科目是物理。一般大家可能会以为,既然数学的成绩很好。那么物理也应该不错,但其实物理非常难,因为没有常识就无法解答。人类的智能了不起的地方,用一句日本谚语来说,就是能够“知一而晓十”。人类和机器最大的区别是,人类能从少量的经验中,学到更多的东西。

加里·马库斯(心理学家):语言中有无数可能的句子,但孩子却能从有限的数据中习得语言。你怎样从相对少量的数据中,来理解无限的可能性呢。孩子们总是这样做,他们想知道世界上有什么,我能怎样探索世上万物,并做有趣的事。

孩子看到一个例子,就会想我还能用它来做什么。机器现在的做法是看到许多样本,希望下一个和之前见过的很相似。

一些未来学家认为,不久的将来,我们就会实现脑机连接,人类会变得强大、智力超群,并获得某种形式的永生。2014年电影《超验骇客》中,约翰尼·德普饰演的科学家在临终前,思想被上传到电脑上,却给人类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后果。

杨澜:如果技术上有可能,你想把你的思想上传到电脑上吗?

摩根·费里曼(著名演员):不,我想非常自负的人,才认为自己值得这么做。

杰夫·霍金斯(掌中电脑发明人):即使可能,你也不会感到满足,如果你够自负的话也许会说,那儿有我的一个副本。你想要那样做,还不如要个孩子。大脑中的知识存在于神经组织,那是生物组织。我们知道大脑工作的原理,但不能将信息抽离出来,放到另一种介质中。

年过八旬的埃里克·坎德尔是哥伦比亚大学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物理学系教授。从纳粹烽火中逃出来的男孩在半个多世纪后,站到了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2000年,坎德尔教授因神经系统学领域的贡献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坎德尔教授的研究成果要部分归功于海兔,这种软体动物的神经系统仅仅由二万个神经细胞组成。

埃里克·坎德尔:我出生在奥地利维也纳,1939年我们被希特勒赶出来。我想知道这一切如何会发生。为什么欣赏海顿、莫扎特、贝多芬的人,会迫害犹太人?所以我想了解人类心智的本质。

杨:看这个动物多漂亮。

坎德尔:它的细胞是动物界最大的神经细胞,可以延伸插入电极。

杨:我们和无脊椎动物有天壤之别吗?例如海免。

坎德尔:人类在每个层面都更丰富,但一些与生存相关的要素是相同的。大脑颅叶中有六块区域,会对人脸做出反应。大脑之所以会对人脸有如此广泛的表征,原因之一是,人脸对我们而言是宇宙中最重要的实体。我们从镜子中认出自己。我们靠脸来认出别人,这如此重要。大脑为此设置了很大一块区域,而且人脸识别运用特殊的规则。如果我将这杯水倒过来,水会倒出,但你还是会识别出水杯。如果我将一张人脸上下颠倒,你就会很难认出这张人脸。此外,如果你将一个人面部特点,例如尼克松,使其面部特点夸张,人们更容易认出来。

机器可以被复制,但每个人都是唯一的生命体。人类热爱生活,有自己的喜怒哀乐。人类飞向太空的同时,也一步步走进自己的内心。我们探索这个小宇宙的旅程,才刚刚开始。

——摘自《广角镜》2018515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