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德学者评述马克思理论对当前研究资本主义演变的借鉴意义

《台港澳文摘》2018年第7期  来源:《参考资料》201857   时间:2018/7/6   

 

德国《明镜》周刊网站429日发表德国多特蒙德工业大学经济政策新闻学教授亨里克·穆勒的一篇文章,题为《资本主义正走向灭亡》,摘要如下:

(原文提要:卡尔·马克思今天还可以告诉我们一些什么?最重要的是,睁大眼睛走遍世界是值得的。因为资本主义似乎正在走向灭亡,而且完全在不发生革命的前提下。)

从某种意义上讲,卡尔·马克思是资本主义的崇拜者。这种经济制度创造了比前几代人更大规模和更巨大的生产力。自然力的征服,机器的采用,化学在工业和农业中的应用,轮船的行驶,铁路的通行,电报的使用,整个大陆的开垦,河川的通航,仿佛用法术从地下呼唤出来的大量人口——过去哪一个世纪料想到在社会劳动里蕴藏有这样的生产力呢?

从这些应接不暇的长串句子中可以读出尊重的意味。卡尔·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里写下了这些句子。那是170年前的事了。这些都是透彻的观察。当时工业化才刚刚开始,他们两人就已经知道周围正在发生哪些根本性的剧变。

55日是卡尔·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纪念日。有一个问题再次出现:马克思今天还可以告诉我们一些什么?

我认为,最重要的是,睁大眼睛环游世界,在早期阶段认识到现在的巨大动荡是值得的。

“万事开头难”

马克思过去和现在都令人兴奋,因为他预言了阶级斗争和革命。但是作为经济学家,他主要关心的是,弄清楚在他所处的时代哪些机制在改变世界。

在革命之前,他就已经认识到这一点了。通向它的道路并不轻松。在他的巨著《资本论》第一卷的前言中,他向读者道歉:“万事开头难,每门科学都是如此。”

就像每一位优秀的经济学家一样,马克思关心的是稀缺关系和他那个时代的问题。那时稀缺的是资本。推动城市工业化和快速增长都需要大量的资本。生产规模经济确保了大型、匿名单位的出现:工厂、人口聚居区、民族国家。然而人力在当时是一个丰富的生产要素,工资相对较低,生活条件往往也很差。与此同时,资本作为稀缺要素却获得了高回报。

马克思最大的贡献也许是,他不再把经济视为静止的东西,而是认识到通过生产性资产的“积累”展现的动态。

马克思主义帮助改良了资本主义。在德国,答案是:福利国家(自奥托·冯·俾斯麦以来)和良政(通过路德维希·艾哈德普及)。

今天呢?

从经济学角度看,资本扮演的角色越来越小。世界最有价值的公司,例如字母表和苹果不再以物质“生产资料”(建筑物、工厂、机器)为基础,而是基于无形资产:数据、信息、知识、内容、创意、形象。它们的价值远远超过资产负债表上的资产。古典意义上的资本已不再稀缺,因此其价值和回报相应较低。

这应该成为21世纪马克思的接班人的议题:正如英国经济学家乔纳森·哈斯克尔和斯蒂安·韦斯特莱克所概述的,我们正在经历向“没有资本的资本主义”转变,进而产生相应的机制、短缺和冲突。

在马克思的时代,重点是实物产品的工业生产。“商品首先是一种外部物体,它的品质满足了人类的任何需求。”这些物品被制造、使用和消费。如果有人拥有它们,那么其他人可能无法拥有它们。每个单位的生产都与成本有关。至于无形资产,情况看起来非常不同。

未来的“商品”

例如本文,如果它以被印刷的报纸形式出现,那它就有“商品”的特性。但如果以数字化形式出现,您可以阅读它,而其他人同时也可以这样做;您既没有独家使用它,也没有消耗它。如果许多人阅读它,它的价值甚至可能还会提升,因为那时它提供了更多的话题。

然而本文的价格为零;您不必为此花一分钱。为什么?因为每增加一个单位的“生产”——每一次增加订货——都不会产生任何成本。今天的经济学家会说:边际成本为零。

“零边际成本社会”(美国经济学家杰里米·里夫金)中,资本主义的经典机制已失效。其影响就像19世纪工业化时一样激烈——答案非常简洁明了。

今后国家的作用更大

详细地说,很难预测将如何发生变化。但有一点我似乎可以肯定:国家将发挥一种新的、比以前更加突出的作用。因为我们正走向一个“公共物品”和“外部效应”无所不在的世界。

举一些例子:

在正常的市场条件下,当商品价格降至零时,没有一家私营部门会供应它们。如果几乎没有任何收益可以实现的话,那谁还会投资?国家不可能长期为很多商品提供补贴,或打造迄今为止限制竞争的市场结构,尽管如此仍可以获得收入。这很是棘手。它需要新的政治机制来实现需求和利益的有效及公平的平衡。

在出现新垄断的情况下,需要国家监管机构。例如谷歌,其搜索引擎的最高价值服务可能没有价格但并不是徒劳的。它通过用户的数据提供资金,而这些数据又可以被本集团经济地使用。虽然公司越大越好,其他公司,例如未来移动服务的供应商,将以类似的方式运行:一辆相对简单的电动车的价值不再带来收入,而带来用户在驾驶过程中产生的数据。由此创造了一种新型的市场力量。因此需要政府进行监管。

发展依靠推动创新。许多经济学家现在认为,发展(生产力)之所以瘫痪,也是因为在许多市场上竞争的强度正在下降。在这样的条件下,如何保持进步?如果不再有收入优势,那么还值得学习一些东西或思考新的事物吗?

通过数字化。知识变得越来越实用、可复制和传播,而且独立于人。但是如果知识和技能都通过数字化免费提供的话,那收入将从何处来?那些因为向非物质资本主义的过渡而失去工作的人们做什么?

能源将越来越便宜。能源供应越来越多地基于太阳能和风能,基于没有价格的免费商品,这也是为什么今天电力交易所的批发价格在刮风的晴天大幅下跌。如果能源价格下降,陆路运输成本也会随之下降。这对于定居点和生产结构意味着什么呢?城市的增长速度会更快吗?荒凉地区将会怎样?

像马克思一样,他的21世纪追随者们在许多方面也将搞错。正如马克思所说:“万事开头难。”但是这不应妨碍他们思考。尤其需要指出的是,今天人们的思想匮乏

——摘自《参考资料》201857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