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湾区经济突破香港适时再造

《台港澳文摘》2018年第7期  来源:《信报》2018516   时间:2018/7/6   

著名经济学文章《战俘营的经济组织》写到:“一位随军牧师,手里拿着乳酪和5支香烟在集中营走了一圈,回来时竟然拿着一整个食物包及最初拿的乳酪和香烟”,寓意一个经济体在市场的地位亦是动态发展的,而流动和连接则能创造价值,今天的香港在“粤港澳大湾区”的新前景即此。

香港在国家经济发展及湾区的定位随着时点的变化而变化。从改革开放初期招商引资,到九十年代初香港成为中国对外贸易的重要视窗,并在“四小龙”时代实现经济腾飞;2000年后珠三角城市群迅猛崛起。实际上,与其说大湾区是顶层设计出来的,不如说是逐渐生长出来的,目前的政策导向其实是对市场自发形成的经济共同体的确认和理性促进。

“一国两制”法律体系优势

香港得天独厚的法律环境、社会文化和经济环境,加上“一国两制”的政策优势,令其在湾区的地位独一无二,尤其体现在金融、旅游、贸易及物流,以及专业及工商业支援服务提供等方面。以金融服务为例,香港近年已经成为广东企业“走出去”的首选融资平台,香港的内地背景企业总数中,广东背景企业总数占据绝对多数;每日的旅游,贸易、物流更不用说。

“变幻原是永恒”,这也是香港相对其他国际都市无与伦比的生命力。改革初期,香港对于亟待发展的广东来说,更多扮演资金和贸易物流中介的作用。今天,取得巨大发展的广东实际上已经悄然转化为香港深度发展的腹地,广东需要借助香港的专业服务、国际化人才、金融、贸易及物流优势等,来配套自身的产业转型;香港则需要以湾区为支点,借助内地经济发展和腹地延展,为自身经济寻找新机遇。

依托湾区创新发展需要,再造香港产业链。几十年来,香港经济获得了空前增长和发展的同时,产业空心和产业带窄化已是共识,几乎一枝独秀的金融地产还引发了诸多的社会问题。湾区概念无疑是香港经济和产业链再生和丰富的契机!

港交所《上市规则》改革生效,包括容许同股不同权公司,以及接纳大中华及海外公司来港第二上市等,可以此再做推力,吸引新经济及高科技公司来港上市,并进而落地开启公司跨境发展模式。

实际上,作为国际化、自由市场经济程度最高而法律及政策体系相对稳定又完备的城市,香港无疑可给创新企业更大的生态空间,诞生于香港的商汤科技就是鲜活的例子。香港完全可作为湾区大产业链的技术转化地带,进而形成和构成湾区创新产业链条上的“香港段”,既带动香港以成熟创新企业的状态进入湾区;又借助大湾区经济腹地的滋养,将香港新企业推向更大发展,再度回转向世界。

开放思维吸引专业人才

金融法律,如果无经济支撑;即无根系。香港进一步注重如科技、医疗、航空等非金融专业人才的吸引和培养,以将香港依托大湾区经济圈而呈现的再造产业链机会变为现实。

另外,需要构建与大湾区科创发展需要更匹配,而且香港自身也更进步的城市环境。香港可借鉴湾区的移动互联网及人工智能科技,开发国际化智慧型城市管理技术,成为大资料医疗、交通及网上零售的国际市场试点城市;亦可向湾区输出在食品安全、商品检验等方面的先进监管理念和实际管理经验,与湾区城市共同建立高品质的城市资料库。

创新经济推动金融发展

在同股不同权等制度创新下,香港可以继续在证券交易、债券市场、人民币结算及金融科技方面作出大胆改革及尝试。而资金市场来说,香港众多银行机构,集团自身不同兄弟机构的行政分设格局下,需要升华湾区客户发展所需的湾区联动机制。同时香港的银行自身内部,也需逐步营造起有利于向湾区及创新企业提供融资支援的风控体系和业务生态(这点也是受巴曙松教授启发)

整体来说,湾区如弓,香港如箭,如果没有湾区腹地,香港在国际市场中的步伐也就走不远,何况大湾区也是“一带一路”的重要环点。同时,对香港产业链再造,包括我自身所在机构,以及香港中国金融协会的同仁们,都已做好准备,立足香港,稳中求变:依托湾区腹地,为湾区经济发展和香港的再次生发而助力。

——摘自《信报》2018516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