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金融风险攻坚战

《台港澳文摘》2018年第7期  来源:《广角镜》2018615   时间:2018/7/6   

“大金融”监管格局初现

中共十九大报告提出,要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众所周知,近年来,随着经济和科技的发展,作为虚拟经济的金融业在中国实现了飞跃式发展,已经呈现出监管跟不上行业发展的尴尬。如何把控金融风险,让金融真正为实体经济服务,成为这一届中国政府必须面对的问题。

国务委员王勇在国家机构改革方案的说明中称,为深化金融监管体制改革,解决现行体制存在的监管职责不清晰、交叉监管和监管空白等问题……逐步建立符合现代金融特点、统筹协调监管、有力有效的现代金融监管框架,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简化王勇的解释,实际就是目前金融监管体制下,出现了严重的监管空白和沟通成本问题。前者指当前分业监管体制和混业经营趋势不适应,大量出现监管不到位,监管套利情况,后者是在监管过程中沟通不足,协调不到位,增加金融风险可能。

防洪攻坚,自然要有联合部队。中国当前金融监管机构刚经历了改组,中央财经委员会负责包含实体经济和金融在内的国家宏观经济决策。金稳委将统筹金融监管框架改革,协调各监管机构之间的职能分工与具体的监管工作。如有必要,金稳委也会召集包含发改委和财政部在内的相关部门举行联席会议。

这次机构改革中的热门话题是银监会、保监会合并。今年313日,酝酿已久的中国金融监管体制改革,终于在两会期间借助有关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亮相,原来设有的一行三会即央行、证监会、银监会、保监会架构中,不再保留银监会和保监会。位于北京金融街鑫茂大厦的南北楼将统一成一个名字,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银保会)。新成立的银保会和原有的证监会更加突出微观审慎监管和行为监管职能。

同时明确将银监会和保监会拟定银行业、保险业重要法律法规草案和审慎监管基本制度的职责划入中国人民银行。央行除承担货币政策职能外,更多是担负起宏观审慎管理、系统重要性机构、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基础法律法规系及全口径统计分析和预警等工作。国家外汇管理局促进外汇市场开放,防范跨境资本流则风险。各地金融监管局则在金稳会和各监管机构的统一指导下,维护地区内金融稳定。

这样一来,有分工,有协作,金融监管的盲区和重叠区将由金稳委统筹协调。“大金融”监管格局初现,全面严格监管成为中国未来所有金融业的共同走向。

攻城掠地的万能险

阿基米德说:“如果给我一个够长的杠杆和一个合适的支点,我就可以撬起地球。”在金融领域,如果这个杠杆失去了足够的监管控制,会发生怎样的疯狂?最典型的答案恐怕非2015年的A股股灾莫属。

忆当年,2015612日始,中国证券市场爆发了前所未有的惨烈行情:上证指数从最高点五一七八点跌到二六五五点,超过百分之九十的股票跌幅超过五成,持续性的千股跌停成为奇观。倒逼政府采取了投入超过一万亿人民币的资金做多、限制卖出、动用公安机关查处恶意做空等举措救市,与空方上演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大决战。

最终股市流动性恢复,但A股市场上二十万亿人民币财富灰飞烟灭。这不仅仅是一场股灾,一场国家参与的多空博弈,更是中国金融监管漏洞的一次极端爆发。无论是2015年底和万科管理层上演万科股权争夺战的宝能系,还是2018223日,被保监会宣布接管的安邦保险,它们此前横行市场、攻城掠地的利器无不是“万能险”。

在宝能系和万科管理层之间上演的这场万科股权争夺战中,宝能系熟练地玩转股权质押、融资融券、收益互换和分级资管计划等“资本杠杆”,上演了一场资本市场“蛇吞象”的游戏。而安邦人寿资产从2013年的十三点七亿元人民币飞速增长至2014年五二九亿元,其中根本原因就依赖于“万能险”的发售。

2017年保险资金大举进军银行业显然是给中共高层敲响了警钟,这种保险不“保”的现象恰恰是前保监会主席项俊波走进监狱的原因。随着项俊波的落马,保险行业监管“猫鼠一窝”的真相一一呈现出来。

项俊波在被调查时供出了安邦集团原董事长、总经理吴小晖的问题。吴出人意料地迅速崛起,从籍籍无名的保险新兵发展成全球凶猛并购、总资产近二万亿人民币的中国险资巨头。在这个期间,安邦集团手握财险、寿险、健康险、养老险、银行、金融租赁、资管牌照,如此超大型企业在中国大陆内并不多,更不用说一家民营企业了。

吴隐瞒对产业公司的实际控制关系,通过产业公司控股安邦财险、安邦集团后,以安邦财险为融资平台,指令该公司开发投资型保险产品并主导产品设计,授意制作虚假财务报表等申报材料,骗取保监会的销售批覆,向社会公众招募资金。20117月,在投资型保险产品销售金额超过保监会批覆规模后,吴无视监管规定,仍然下达超大规模销售指标,并以超募资金两次增资安邦集团及安邦财险,虚构偿付能力,披露虚假信息,持续向社会公众进行虚假宣传,非法募集资金规模急剧扩大。

2015年股灾中,不少投资者损失惨重。而吴小晖与他人通过非法贷款,参与股市买空卖空,获得巨额利益。

2018328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吴小晖犯集资诈骗罪,职务侵占罪一案。至案发,安邦实际骗取六五二点四八亿元。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庞大的天文数字。

在北京,从最中心的地标天安门沿着长安街一路往东大约五公里,就是位于建国门外大街六号的安邦保险大厦。这座黑色神秘的大楼折射了其背后控股人吴小晖的人生色彩——近年来一度以驰骋于中国金融市场的枭雄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然后高空跌落,让人感慨如果没有对体制弊病的彻底改革,再快速的增长也不过是昙花一现,尤其是在经济金融化、虚拟化的时代,金融领域的乱象往往意味着整个经济系统的风险。

下一个安邦又是谁?

20174月项俊波落马后,中国保监会主席职位一直空悬让人不解。事实上,这也是促使监管层加速机构改革的最直接动因,更是高层将保监会与银监会合并的根本原因。两会合并最根本的因素还是在于中国政府要控制资本的安全可控可流动。

保监会并入银监会组成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由原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出任主席。郭树清称当前中国金融体系的风险总体可控,但处于易发多发期,例如银行不良资产反弹,金融机构内控机制不健全的存量较高等问题依然存在。“犀牛”与“黑天鹅”之类事件仍严重威胁金融稳定。

郭明确表示,“少数不法分子通过复杂架构,虚假出资,回圈注资,违规构建庞大的金融集团,已经成为深化金融改革和维护银行体系安全的严重障碍,必须依法予以严肃处理”。

官方媒体新华社发评论称,金融风险是一个强大的敌人,对不守规矩触碰监管红线并制造风险的金融机构,金融监管部门不能只靠风险提示或道义劝说实施监管,在巨大的利益面前监管部门的口头警告充其量不过是纸上谈兵,金融监管要“长牙齿”,严惩不贷。

有不透明的洪水,就有猛兽、大鳄、妖精、害人精、灰犀牛各种出没,安邦、明天、宝能、泰鸿等金融控股集团蜂拥而起,速度之快让人为之目眩,而资产规模动辄以万亿元计。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共高层在金融界展开了反腐“打虎”运动,多名金融大鳄被抓,数十名金融监管官员落马。在金融业监管日益趋严的背景下,下一个吴小晖或者说下一个安邦又会是谁?

段伟红,四十九岁,天津人,1990年代在天津从商,2002年左右将泰鸿集团总部迁到北京,成为神秘女富豪。

段伟红暴富是在2002年入股上市前的中国平安保险。她旗下的泰鸿集团斥资约人民币五点二亿元,低价从中远集团及子公司购入大量平安保险股份,约占总股份的百分之三点二。平安保险在香港上市首日股价就翻了三倍。

2004年,泰鸿集团从中国对外贸易运输集团抢下首都国际机场货运大通关基地,占地五千多亩。知情人士说,段掌控首都航空城是“(北京)顺义区方面被打了招呼”。之后,大型建材集团北京金隅2008年赴港上市前夕,泰鸿集团与新天域资本等一起名列十大股东。

有报导形容,过去十五年,段伟红成功地完成了一系列“从国企手中切走蛋糕的交易”。

段伟红和意大利名牌宝格丽集团合开的宝格丽酒店2017927日在北京开幕,但她令人生奇地没有现身。有消息人士说,段因涉孙政才案,在饭店开幕当天或前夕被带走调查,至今失联半年有余。连她两年前离婚的前夫沈栋也从北京市政协的名单里消失了。

神秘富豪肖建华一案进入最后关头。肖是金融资本集团“明天系”的实际控制人,2017年年初被大陆官方从香港带回大陆,其后一年多时间,官方未公布过与肖案相关的内容,但“明天系”已剥离了约一千亿元人民币资产用于偿还银行债务。

1998年染指第一家上市公司华资实业至今,“明天系”已经形成庞大产业,一度掌控九家上市公司,控股、参股包括六家商业银行、六家证券公司以及浙江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等三十多家金融机构,旗下关联公司连数十家。资产规模近万亿元人民币。

有分析人士指,肖案之所以引发高层重视,是因为肖触犯了两个忌讳:一个是金融风险,一个是政商关系。香港《南华早报》最近的消息说,因为肖建华配合调查,可能从轻惩罚。

复杂的游戏谁会赢?

众所周知,金融行业从来都是一项最复杂的游戏。一般意义上,能够驾驭游戏的人需要有深厚的从业经验和专业的金融知识。然而对于身家近六十亿元人民币的赵薇来说,这两点似乎并不是她从一个演员转型到投资人角色期间所必须具备的专业素养。

事实上,赵薇、黄有龙夫妇目前的天价身家确系得益于早期的市场投资行为。婚后的赵薇、黄有龙从2010年开始,在概念股盛行、影视文化板块被热炒的大背景下,赵利用自己在娱乐圈的资源积淀以及丈夫黄有龙的商界人脉资源,开始对多家上市公司进行大量投资,并经由认购“原始股”跻身阿里影业股份第二大股东,在其后一年时间成功套现十亿港元并由此开始迅速积累大量财富。

这一切投资行为在客观来看本无可厚非,但值得注意的是,赵薇夫妇在投资多家上市公司的同时,在中国大陆及境外开设多家有名无实的空壳公司,随后便以高杠杆撬动的方式对多家“钱途无量”的上市公司进行投资并且屡试不爽。藉以此类空手套白狼的方式,赵薇夫妇在近几年越来越以“股神夫妻”见诸舆论。

历时一年的“赵薇夫妇空壳入主万家文化”事件尘埃落定,证监会驳回了赵薇夫妇、龙薇传媒、万家文化及相关当事人的申辩,处罚决定,对黄有龙、赵薇等人分别予以五年证券市场禁入;对万家文化、龙薇传媒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六十万元人民币罚款;对涉案人员包括黄有龙、赵薇夫妇等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三十万元人民币罚款。

在财经界叱咤风云的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所研究员、中国企业研究中心主任刘姝威认为,鉴于目前宝能仍然控股南玻,造成南玻业绩恶化,调查处理宝能空手套白狼式控股上市公司的行为刻不容缓。她建议国家监察委员会、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和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联合介入调查宝能的行为,查清全部事实,依法严肃处理。金融监管部门依法没收宝能,及其一致行动人动用保险资金和银行资金买入上市公司的股份及其获利,上缴国库,交全国社保基金管理。此前,金融监管部门已经查清宝能提供前海人寿股东虚假材料的事实,金融监管部门依法撤销宝能及其一致行动人的保险业行政许可。

乘乱而起的群雄时代结束了。吴小晖案不过是个开头,中国对于金融系统的整顿将更为深入、监管更为严厉,当然有更多蛀虫被挖出来公诸于众。

事实上,中国经济转向高品质增长时期,要求金融领域将更多注意力放在防控金融风险上,同时保持实体经济的稳健增长。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防风险离不开强监管,只有监管之盾更牢,才能抵挡风险之箭;只有监管之网更密,才能严防漏网之鱼。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是金融工作的永恒主题,金融监管不能有“留白”、“死角”。这其中,高层强调“加强薄弱环节监管制度建设”,指明了未来金融风险防控的重要发力方向。

——摘自《广角镜》2018615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