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海南雄安南北呼应“双核驱动”

《台港澳文摘》2018年第7期  来源:《镜报》2018年6期   时间:2018/7/6   

4月中旬,《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正式对外发布,海南成为中国新时代改革开放试验田。

改革“双子星”锚定新座标

根据该文件,海南将高标准高品质建设自由贸易区和具有中国特色的自由贸易港制度,在中央赋予的更大改革自主权的前提下打造国际一流的营商环境,积极吸引外商投资以及先进技术、管理经验,在内外贸、投融资、财政税务、金融创新、出入境等方面探索更加灵活的政策体系,成为新一轮对外开放的桥头堡。

数据显示,此前包括上海自由贸易区在内的11个自贸区,均属于省级以下局部地区的自贸区开放,面积基本在120平方公里左右,而海南此次推动打造全岛建设自贸试验区,意味着全国首个省级自由贸易园区的成立。海南354万平方公里的总面积,亦使得其将建设成为全球最大自由贸易港,远超1000平方公里左右的香港和新加坡。

围绕探索建设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海南的产业定位清晰:不以转口贸易和加工制造为重点,而以发展旅游业、现代服务业和高新技术产业为主导。按规划,到2020年,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取得重要进展,国际开放度显著提高;到2025年,自由贸易港制度初步建立,营商环境达到国内一流水准;到2035年,自由贸易港的制度体系和运作模式更加成熟,营商环境跻身全球前列。

在此蓝图下,海南将集聚生态、科技、贸易、商业服务和旅游等高端产业,成为华南地区乃至中国面向东南亚地区的主要视窗。

有观点指出,随着相关支持政策的出台,海南各产业均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对标国际上成熟自贸区与自贸港的指标体系与可资借鉴经验,实现在全国乃至全球范围内的资源配置与价值链延伸,海南在中国和世界经济棋局中的地位将不可限量。

无独有偶,《河北雄安新区规划纲要》亦在当月获批。按照该纲要,雄安新区启动区面积2030平方公里,起步区面积约100平方公里,中期发展区面积约200平方公里。到2035年,雄安新区将基本建成具有较强竞争力和影响力的高水平现代化城市;到本世纪中叶,将全面建成高品质高水平的现代化城市,成为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的重要一极。

2018年既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亦是中国开启新一轮更大规模改革开放的关键之年。雄安新区与海南自贸区的鸣锣起航,将成为改革开放再出发的标志性区域试点,其力度和意义堪比上世纪80年代建立深圳特区和90年代开发上海浦东。当前,海南、雄安“双子星”已成撬动中国改革开放新格局的新支点,形成“北雄安、南海南”的“双核”局面。

布局先手棋解内忧外患

而立之年,海南再成改革开放主角,“千年大计”雄安规划亦几易其稿终告出炉。布局海南、雄安规划发展,可谓是中国新一轮改革开放大棋局的两招重要先手棋,亦是中国抗御当前内忧外患的题中之义。

其一:抗御贸易逆风

当前,中美贸易战硝烟弥漫,继美国宣布将对中国商品增收巨额关税之后,美国商务部又发布对中兴通讯长达7年的出口禁令,并随后将矛头又对准中国科技龙头华为,放话将对华为展开调查。

中美贸易战战火延烧,双方蒙受重大损失亦在意料之中。因此,在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外需受创情况下,推动“中国夏威夷”——海南站到改革开放新阶段最前沿,借开放海南宣示中国改革开放决心,既有利于缓释外部压力,避免或过早陷入“修昔底德陷阱”,亦有利于提升中国自身实力,增加大国博弈胜算。

其二:区域协调发展

海南建省办特区已有30年光景,但其经济实力与同是东南沿海发达地区的广东省相比仍相差甚远。数据显示,30年来,作为全国面积最大的经济特区,海南省内生产总值虽增长了77倍,城乡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增长了25倍和20倍,但与广东省相比,2017年海南省人均GDP仅为7179美元,相当于广东省的60%,与30年前的比值相近。同年,深圳人均GDP271万美元,远超海南。

海南缺少第一和第二产业,第三产业占比超54%。此次自由贸易港落地,对主要依靠农业和旅游业拉动经济增长的海南省而言,无疑是重大利好,可以“以点带面”,带动该地区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并助益区域协调发展。

而与长三角、珠三角“多轮驱动”相比,北京在京津冀地区“一股独大”,雄安新区作为京津冀的第二翼,对于增强京津冀协同发展,从产业层面疏解北京的非首都功能,为京津冀协同发展辟出新路,补齐河北城市群散、弱、缺乏“极化效应”短板同样意义非凡。

其三:打造探路先锋

海南建设自贸区乃至最终建成自贸港,既是中国改革开放“不惑之年”的成果总结,亦是中国谋求深度嵌入全球经济贸易与金融价值链的内在必然。未来而言,海南改革开放,更可成为检验中国的政经体制是否继续适应新时代发展的“试金石”。

中南海推动海南建设自由贸易港,用意并非是取代香港或挑战新加坡,而是意图在良性竞争中互补发展,为中国自由贸易港的相关规则的形成和制定探路,实现贸易自由化的进一步提高。

当前中国多地争建自由贸易区甚至自由贸易港,海南自贸试验区、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能否如期推进并达成设计目标,犹如当年深圳特区能否成为展示中国改革开放的视窗一样,其发展模式不仅可为贵州、云南等中国内陆省以及沿海地区提供指导,亦可为以农业为主、以海港为主的东南亚起到示范作用。

其四:锻造发展样板

雄安新区规划纲要提出雄安建设要创造“雄安品质”,成为推动高品质发展的全国样板,并成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新引擎,昭示雄安新区成为自深圳特区、浦东新区之后,中国新一轮对内改革的侧重点,是进入存量经济时代后,中国结构调整尝试的“样板工程”。

从过去三十年聚焦东南沿海“向外看”的改革思路,到未来“向内看、降低区域发展差异”的改革新轨,中国经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过程中,雄安新区的座标效应不容小觑。雄安的未来发展,对内陆城市群的疏解、高品质转型具有“样板”意义。

其五:撬动改革全域

中国改革开放各阶段,均须有深度嵌入全球金融与贸易分工价值链的“领头雁”牵引,这亦是中国实现由贸易与制造大国向资本与产业强国的转变的关键。

如从中国内地的角度来看,海南岛是一个“神经末梢”,但如从面对太平洋和印度洋、面对世界的角度而言,其则为新一轮改革开放最前沿。

中南海对海南发展的中长期部署尤其是在国际能源、航运、大宗商品、产权、股权、碳排放权等交易场所的制度体系远景构建,高度契合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战略布局,更有撬动改革全域之意。

海南改革开放工程如大功告捷,可“以点带面”推动改革开放实现“全面突破”。通过全岛建设自贸区,海南有望成为未来50年加速中国开放、带动经济增长、并打造全球最佳营商环境的一个巨大的开放新高地。其不仅仅要带动中国华南地区的发展,更将带动全国经济增长。

而雄安“千年之城”的战略定位意义更不言自明,选择海南和雄安一南一北两大重要支点布局改革,无疑宣示中国推进全域改革的决心。

其六:助力“一带一路”

从地理位置而言,海南为中国距离东南亚经济体最近的地区之一,是中国连接亚太经济体的天然桥梁,海南自古亦是中国“海上丝绸之路”的枢纽之一。因此,高标准高品质建设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以及探索建设海南自由贸易港,将对“一带一路”沿线地区起到积极示范作用。

有观点认为,不能把海南简单看作为一个中国特色的自由贸易港,而应被看作今后中国在整个亚太地区全力打造的具备全球最佳营商环境的自贸港平台。

借助自身区位优势,背靠广东加工制造业发达区,海南有条件、有潜力成为中国沟通太平洋和印度洋的开放门户,为中国经济版图插上了腾飞“翅膀”,助力“一带一路”战略和海洋战略向纵深发展。

其七:亚太安全“稳定器”

作为海南的四大定位之一,建设国家重大战略服务保障区具有重要战略意义。海南是中国距离“能源生命线”马六甲海峡最近的省份,战略地位不言而喻,对于维护南海和平稳定以及中国的资源和进出口保障至关重要。

藉由泛南海旅游合作圈推动泛南海合作,海南在区域一体化中可扮演重要角色。而海南建设自贸区和自贸港,提速经济增长,将成为中国在亚太、在南海地区安全上的稳定器。有观点认为,其作用不仅是亚太经济的推进器,同时亦有望成为亚太安全的“定海神针”。

海南雄安改革直面四大挑战

南海南、北雄安在改革开放40年之际踏上“快车道”,对于中国改革开放大棋局意义非凡。但对于二者而言,改革落地过程中,料将有不少棘手问题次第浮现,在笔者看来,至少有四大挑战需要直面。

挑战一:炒房冲动

虽然海南在过去30年发展迅速,但其经济结构单一,片面倚重房地产开发的痼疾依旧不可忽视。数据显示,近年来,房地产业海南的投资比重和税收比重均在50%以上。上一轮海南房产热将资产价格炒上天后留下一地鸡毛,付出的代价甚至需要一代人为此埋单。

此轮海南房地产热虽不至于像上世纪90年代那样让海南付出惨痛代价,但足以让海南在自贸区、自贸港的发展方面降速甚至停滞。避免成为炒房天堂同样亦是雄安面临的课题。

对于雄安而言,高品质发展是主线亦是死线,“房住不炒”是中南海对雄安的明确定位,严控房地产开发,严控建设用地规模,严控开发强度,建立严禁投机的长效机制均是题中之义。

挑战二:生态约束

对于海南和雄安而言,先污染、后治理的“黑色GDP”时代已经终结。

海南有“四季花园”之称,但之前该省“房地产大开发”屡屡突破生态底线。中央环保督察组曾措辞严厉狠批海南,称其一些沿海县市向海要地、向岸要房情况严重,被房地产“绑架”,一批楼盘违规填海破坏海洋生态环境,造成了“难以抚平的伤痕”。一些县市片面追求GDP的错误发展观念亦给生态环境造成了较大破坏。

中南海支持海南建设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为全国生态文明建设探索绿色发展经验,意味着生态约束将成为必然。而对于“一张白纸”雄安而言,绿色环保可持续发展更将成为重中之重。

挑战三:跃进冒进

海南、雄安的建设被赋予“样板间”含义,高品质稳步发展是不二选择。

目前海南和雄安不足仍客观存在,诸如高新技术产业、交通运输、现代物流、人才集聚等短板仍存。二者要提高自身基础设施建设水平,尤其是在制度、规则层面的软性基础设施建设,以此为政策顺利落地开路。

对于海南和雄安而言,政策落地过程并非数量上补短板的过程,更非速度上大干快上、冒进跃进的过程。当务之急并非是要资金、建基地,稳扎稳打、行稳致远方是关键。

挑战四:政策依赖

雄安新区是中国在非海岸线第一次自上而下、统筹发达城市群的一次探路。在做好行政规划和顶层设计之后,如何摆脱政策依赖,让市场发挥主导性作用是一大挑战。同样,对于海南而言,需以更大开放来办自贸区、自贸港,以区域开放带动产业开放,形成海南发展的后发优势,而非一碗“政策饭”吃到底。只有政策支持、没有改革开放,海南和雄安发展仍难实现“变道超车”。

政经新周期改革未竟路

当前中国已开启新一轮政经周期,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如何以更大幅度改革开放向本国与世界释放发展红利,进而谋求国家发展的战略升级为外界所关注。

在全球化进程中,改革开放战略是保证一个国家趋利避害的关键。

根据世界银行对各经济体营商环境的调查,香港排名世界第六,中国内地仅排位第78,差距明显。缩小与先进经济体的差距,完成一次深度“逆袭”可谓时不我待。

对于中国新一轮改革开放而言,欲完成“逆袭”必须在制度、体制和机制改革上走出一条新路,按照习近平的话说,须以制度创新为核心,“在破除体制机制弊端、调整深层次利益格局上再啃下一些硬骨头”。

因此,以南海南、北雄安为发力点的中国新一轮改革,并非表层改革,而是发动机层面的深度改革;并非小修小补的局部改革,而是“真枪实弹”的全域改革;并非是以廉价资源投入、人力和财税让利为特征的“优惠型”改革,而是以放开市场、强化服务、强调公平、优化资源配置为主的“效率型”改革。

从这个层面而言,当前中国的“双核改革”虽然启动,但仍是一条未竟长路。以更强力度、更高站位、更大决心和勇气,全面发力、全域突破,中国此轮“双核改革”才能更经得起历史检验,才能成为中国政经新周期的“关键突破”。

——摘自《镜报》20186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