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中南海强化金融整肃

《台港澳文摘》2018年第6期  来源:《广角镜》2018415   时间:2018/6/21   


 

中国经济的长期健康处于紧要关头,国家主席习近平制定了三年内控制住金融风险的目标。

毫无疑问,加强金融监管是新时期里中国经济工作的重点,2018年中国三大攻坚战其中之一就是要防范重大金融风险。中共高层在金融信贷、房地产等行业频频出手,中纪委公报上首次出现“金融信贷”一词引发外界关注。

最危险的是金融风险

防范重大风险是今年经济工作的头号任务,而最危险的风险就是系统性的金融风险。

在资本过剩的大背景下,国内金融市场近年迅速扩张,不少堪称“野蛮”的创新肆意滋长,也孕育了规模空前潜在的金融风险。一个具体表现是,近年来中国的企业债务、政府债务、居民债务全面上涨,已到了危险境地。庞大的债务就是引爆前的潜在金融风险,防范风险的首要任务就是防止债务的“风险变现”。

保监会在监管上的失职成为金融监管要汲取的教训。安邦保险和国内部分保险公司的“超常规”扩张,与保监会过去在行业监管上的失职不无关系。2011年,项俊波掌管保监会,当时保险行业资产总规模仅仅六万亿人民币。到了2013年,项掌控下的保监会密集出台了给保险业松绑的政策文件,其政策松绑实质是:在保险筹资端,放开了万能险;在保险投资端,放开了投资上市公司的限制。前者使得险资瞬间积累资金富可敌国;后者使得险资到处举牌到处并购、兴风作浪。

在这场保险业狂飙突进式的狂欢盛宴中,之前难拿无比的保险牌照,在项任上五年,发出去的保险牌照超过五十张;而截至项俊波被中纪委调查时,等候筹建的保险公司数量竟然高达二百多家。

监管层和大财团里应外合,才能屡斩屡获。财大气粗的险资大事举牌上市公司,尤其是疯狂持股银行,使得原本就复杂无比金融混业经营形势更加愈演愈烈。而正是此种金融大变局,促使中南海金融监管谋变。

曾经显赫一时、“大而不能倒”的安邦帝国跌落神坛,其掌舵人吴小晖因涉嫌经济犯罪被提起公诉,保监会对安邦保险集团依法实施接管,神秘的安邦及吴的传奇故事终于落下帷幕。紧接着,传出吴涉嫌的经济犯罪是集资诈骗和职务侵占。这一切的结果似乎并不意外,因为出来混,迟早都要还的。

除了安邦系,近年来还有几大险资活跃于近几年的资本市场。如恒大系、宝能系、生命系、阳光保险系、国华人寿系和华夏人寿系。包括吴小晖在内,宝能、海航、万达等资本力量均开始疯狂的海内外扩张,在近三年的资本并购案中,时常出现这几大资本系的身影,而他们并购的资金来源则多为长债短投的万能险。与资本力量活跃的同时,是中国实体经济的萎缩与金融秩序脆弱和乱象频现。

在安邦竞购喜达屋的时候,中国当局开始严肃看待本国的大手笔并购交易,当局正在应对经济增长放缓和大量资金离境的问题。在此期间,官员们开始密切注意一些公司累积的债务,并批评他们的一些收购。

2015年股灾之后的整顿,到资本海外扩张的警告,高层屡屡放话整顿金融秩序,证监会等金融监管部门也屡下重手。201711月,中国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简称金稳委)成立,这被视为一个重要的信号。在此背景下,吴小晖资本圈钱的游戏结束成为必然。

循着复星、万达、安邦和海航等“出海五虎将”的爆雷轨迹,能看到一条“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的去杠杆轨迹。也许有人说,复星不是低头了吗?万达不是断腕了吗?安邦不是被接管了吗?海航不是还悬在半空吗?恐怕这只是表象。2018年初,政治局委员刘鹤表示,在中国经济面临的各类风险中,金融风险尤为突出。中国将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针对影子银行、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等突出问题,争取在未来三年左右时间,使宏观杠杆率得到有效控制,金融结构适应性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增强,系统性风险得到有效防范,经济体系良性循环水平上升。

刘鹤面对的是来自各个利益集团和资本大鳄们的阻力,他们正在抵制中国政府旨在限制高风险贷款和投资行为的举措,此类贷款和投资行为会增加中国的债务负担。出自刘口中的“金融去杠杆”必然代表着金融治理的一项重大改变,防控金融风险成为一项国家战略。不论是肆意在海外“买买买”的资本大佬,还是运用复杂金融工具层层嵌套的万能险保险公司,都成为了需要打击的“出头鸟”。

中国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指出,监管部门必须守土有责。有潜在风险没有及时发现和预警就是失职行为,而发现潜在风险,却没有采取果断措施就是渎职行为。而保监会依照法律规定,会同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外汇局等有关部门成立接管工作组全面接管,属于动真格的行政接管。而通过保监会接管,就有了组织保证,很多操作就可以提到实施日程,犹如病人需要“动手术”一样。

保监会称,接管安邦是因为其存在违反法律法规的经营行为,可能严重危及公司偿付能力,而非目前无力偿债。保监会的公告称,目前安邦集团经营总体稳定,业务运行基本平稳,保险消费者及各利益相关方合法权益得到了有效保护,似乎暗示其是在风险变得不可控之前采取的行动。因为在安邦大规模扩张的同一时期内,一些大幅扩张的公司曾发生过投资者血本无归的事件。

安邦可能是最后一个因外汇风险而挨打的公司,但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被关门打狗的万能险企业。可以想像,这场金融去杠杆在未来数年仍将持续,如果这种壮士断腕、进退有据的政策能够持续下去,那么宏观金融杠杆将能逐渐控制,中国经济将有可能走出一条新的道路。同时,这也意味着还有更多的游走在政策边缘的企业将走上末路。

谁是下一个吴小晖?

金融乱象的本质原因是监管套利。监管为何能套利?因为监管部门各自为战,各扫门前雷!银监会不允许干的事,可能证监会就允许;证监会不允许,可能保监会就允许了,造成各种混乱,各种擦边球。因此监管的结果就是,竞赛的是看谁更宽松,而不是更严厉的监管。最终酿成惨烈的后果之一是2015年股灾的救市,国家砸了几万亿的代价,至今未完全走出阴霾!

2017年,证监会最艰难的工作就是和中国一批最精明的商人在斗争。之前有过高中没有毕业,却能与十三家上市公司高管合谋,用四百亿资金操纵股市,获利几十亿元的私募一哥徐翔;后有只有大专学历,却能操纵上市公司炮制“1001项奇葩议案”,非法披露消息、操纵公司股价的神秘人物鲜言。更别提无数有着名校金融学背景,一心只想着投机的投资人、交易员了。

看看证监会在官网上公布的2017年二十起典型违法案例,其中的故事情节之奇葩,主人公之腹黑,运作手法之复杂,有人靠着几张PPT在资本市场圈了钱然后跑到美国宣称要造车;有人被爆从演艺圈跨界到投资界“空手套白狼”,企图用六千万撬动五十一倍之杠杆,哪怕是世界上脑洞最大的作家也未必能写得出来。

以稽查部门为例,去年一年,单是受理各类违法违规有效线索就有六百二十五件,全年新增重大案件九十起,同比增长一倍。

当中纪委公布了十九大后首个落马的正部级老虎鲁焯,宣示了新一届中央反腐永不停步的决心,这边的金融反腐也没闲着。证监会的一则重磅消息,在市场激起大片水花。

证监会第十七届发审委六十三名委员,举行了集体履职仪式。证监会主席刘士余随即要求强化发审委和发审委委员的监督机制,成立发行监察委,和发审委并行运转。

不仅如此,刘还放出不少狠话:“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终身追责”,“决不允许有任何个人利益的小九九”,“严把质量关,防止问题企业带病申报,蒙混过关”,“要认识金融反腐的高压态势,讲政治、守纪律、懂规矩”。

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海航系十六家上市公司中的七家已遭遇停牌,五家上市公司大跌,市值蒸发超过三十亿。虽然海航回应称,这是根据自身战略规划和业务发展需要,但在公司利好频发的情况下,海航系旗下公司的股价却集体急剧下挫,不由让人疑惑,海航到底遭遇了什么?

在过去的两年里,海航靠着巨大的银行负债,在海内外大手笔地“买买买”,完成了八十多笔的交易,总额超过五百亿美金,其交易总额超过诸多国家的GDP。但堪忧的债务已经让海航的信贷成本大幅上升,投资者开始担心海航是否有能力偿还明年到期的数百亿美金债务。面对这样的局面,作为中国“出海五虎将”的海航要实现软着陆已是难事。

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叶简明被调查。公开资料显示,福建籍的叶于2000年创立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2009年,在上海设立中国华信总部。2013年,在捷克设立中国华信欧洲总部(华信第二总部)。叶简明抓住国有企业改革、国家投资带动需求及鼓励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三大政策机遇,带领中国华信进入世界五百强。

目前华信拥有二大集团,十三家一级公司,拥有A股上市公司,参股海外多家上市企业,管理各类专业人才和员工近三万人,连续多年被评为“中国最具影响力企业”。

近年来,叶频频大手笔在海内外收购,几乎涉及中国金融界的各个领域。据称,叶简明为人十分低调,几乎从未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他的神秘身份引起人们关注。有声音认为叶的身家与已故元帅叶剑英有所关联,虽然各项证据显示这种说法并不成立,但这个商人确实让各界对他的神秘感到好奇。

随着反腐斗争的深入,反腐加码可以揪出金融信贷的蛀虫,未来金融信贷的发展方向是公开、公平和公正,所带来信贷环境的公平与公正,促进资金的有效流通,带来资金价格的下降,提高金融市场的稳定性。

刘鹤的经济思想

六十六岁的刘鹤的职责将包括监督央行在内的监管机构。一位接近领导层的官员说,刘鹤将成为中国的“超级监管者”,集中精力夯实中国经济的长期发展基础。

去年10月中共十九大前,认为国有企业需要注入更多市场纪律的刘鹤提议在十九大报告调整国有领域改革目标,把“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改为“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虽然只是一份三万字报告中的一个词发生变化,但却意义重大,表明国有企业虽是经济发展的关键,但也必须像任何商业实体一样提高回报水准。

据了解情况的人士称,刘鹤是2016年在《人民日报》刊文指责大量利用信贷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权威人士”,其文章被认为是对当时经济实施刺激政策的批评。

目前刘面临的挑战之一是如何改革中国的金融领域,同时履行中国政府吸引更多外资的承诺。

刘鹤的经济思想还包括:金融业的无序扩张是经济危机的导火索。实体经济不断重复着发展、供求矛盾、结构调整、产业升级、供求重新匹配的过程。而金融业在参与经济周期波动的过程中,应在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尽量熨平经济周期的波动。而不是助推、加速周期的波动。

短期内可能还将出台诸如关闭券商资管、基金子公司及私募等银行表外通道的外科手术式措施,甚至央行下半年有再次启动加息的可能。而资本市场需求趋弱叠加供给扩容,面临的下行压力可能加大。

刘鹤认为金融危机并非无迹可寻。过去八百多年金融历史数据的研究发现,历次金融危机产生的共同标志性特征有:资产价格大幅上升;债务负担加剧;经济增长率波动;经常账户赤字等。基于此,有不少人坚持认为,金融危机应当可以避免。为避免危机发生,要警惕那些新形成的、变异了的风险隐患,更要克服那些共同的根源性因素。

金融危机带给监管机构的启示至少有以下三点:

一、金融监管要有前瞻性。前瞻性是风险管理和金融监管的生命所在。金融监管者需要对金融风险保有一颗敬畏之心,提高风险警觉性,不能只在出现问题后才采取行动,要有预判、有预案。从某种意义上说,监管必须是内生反周期性的,特别是在繁荣时期,金融监管在不受重视时最有价值。

二、金融监管体系要有适应性。要根据本国金融体系的发展水平、结构变化和风险变迁动态演进,关键是要有效捕捉风险并与时俱进地配置监管资源,使监管能力建设与金融创新相适应。金融监管者需要具备深刻的自省意识和不断改良的能力。

三、金融监管要“长牙齿”,不能只说不做。金融监管者不能只靠风险提示或道义劝说实施监管,在巨大的利益面前,监管机构的口头警告只不过是纸上练兵。金融危机是一个强大的敌人。监管机构要能够在危机的关键时刻,做出不同于市场的独立判断,而不是被市场的意志所左右。这既需要智慧,更需要强烈的使命感和勇气。

经济上被寄予厚望的刘鹤很可能会在国家主导的模式内逐步推进市场化改革,而不是进行可能破坏稳定并对中国产生不利影响的剧烈转变。很多前任和现任美国官员称,刘在过去几年与他们的会面时表现得思想开明、考虑周到。

——摘自《广角镜》2018415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