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海南的兴起和香港的紧迫

《台港澳文摘》2018年第6期  来源:《广角镜》2018615   时间:2018/6/21   


 

今年是改革开放政策实施四十周年,进一步开放的措施陆续出台。关于海南特区建自贸港的决定看是史无前例的。毫无疑问,这是习近平总书记亲自谋划、亲自部署、亲自推动的国家重大战略。

从中共的这一布局看,海南全岛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以制度创新为核心,赋予更大改革自主权,支持海南加快形成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的营商环境和公平开放统一高效的市场环境。海南发展不能以转口贸易和加工制造为重点,而要以旅游业、现代服务业、高新技术产业为主导。

海南自贸港的目标分几步走,不同阶段有不同程度的目标。2020年要跟全国步伐一致,达到小康社会;2025年自贸港制度初步建立,其目标是多项指标要分别做到国内一流、先进或者领先水准;到2035年,要做到营商环境跻身全球前列,公共服务达到国际先进水准,生态环境要居于世界领先水准。

海南的优势何在?

二十一世纪被称为海洋世纪,“不能制海,必为海制”。中国是临海大国,随着海洋强国方略深入实施,海洋与国家利益关联更加紧密,海洋安全已成为国家安全重要领域。作为一个拥有一万八千多公里大陆海岸线、约三百万平方公里主张管辖海域的海洋大国,面对日益严峻的海洋安全形势和日趋激烈的海洋权益斗争,捍卫国家领土领海主权和海洋权益任务相当艰巨。

海南地处南太平洋,是中国陆地最小的省份,但它是海洋最大的省份。海南是国家的南大门,管辖中国三分之二的海洋面积,通航便利,又是相对独立的地理单元。

海南是中国五个经济特区之一。四十年来,深圳、珠海、汕头、厦门、海南五个经济特区,在体制改革中发挥“试验田”作用,在对外开放中发挥重要“窗口”作用。海南与众不同,更具“海”的特性,其面积远超深圳、珠海、汕头、厦门四个特区之和。

香港《亚洲周刊》认为,海南是唯一的省级经济特区,是改革开放最大的“试验田”。在海南全岛建自贸区,标志着中国五年来的自贸试验区探索实现新跨越,海南成为中国第十二个自由贸易试验区。中国目前已有的十一个自贸试验区,实施范围均位于该省()保税区、经济开发区、港口等地,面积在一百二十平方公里左右。在海南全岛建设自贸试验区,意味着这将成为中国最大的自贸试验区,总面积将达到三万五千多平方公里。

海南具有建自贸港的先天条件,拥有全国最好的生态环境,还有许多利好政策鼓励……目前,中国发展海洋经济的战略布局已在全球展开,目前九成以上对外贸易透过海上运输完成,中国造船订单与能力世界第一,港口货物输送量和集装箱输送量连续十多年位居世界第一,在全球港口货物输送量和集装箱输送量排名前十名的港口中,中国港口均占七席。中国已在环渤海、长三角、东南沿海、珠三角和西南沿海建成五个现代化港口群,上海则以自由贸易港建设,促进国际航运中心与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目前中国企业已参与十三个国家、二十多个港口的经营。

过去三十年,海南急流勇进,成了中国改革开放历程的一个标本。海南省省长沈晓明在博鳌亚洲论坛上透露,与建省以前的1987年相比,2017年海南省地区生产总值增长二十一点八倍,地方一般性公共预算收入增长了二百二十七倍,城乡居民收入分别增长三十倍和二十五倍。其中,2017年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分别年均增长百分之九点六和百分之十一点七;服务业对经济增长贡献率达百分之七十九点五……这些成就得益于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化。

内地发展不同往日的事实是无法改变的,如果仍然将观念停留在过去,不了解内地的发展现状,香港今后的位置在哪里?

海南扮演重要战略角色

本港时事评论员阮继宏说,邓小平创立经济特区,胡锦涛开办了自贸区,习近平宣布要搞自贸港。邓小平曾经说要在内地搞几个(有一说法是搞一百个)“香港”,意思就是在内地实施自贸港的政策;习近平宣布将海南建成自贸港,目前全世界有一百三十多个自由贸易港和二千多个与自由贸易港的内涵和功能相似的自由经济区域,中国香港、德国汉堡自由贸易港、荷兰鹿特丹自由贸易港区、韩国釜山自由贸易港区等都是著名自由贸易港区。

自由贸易港在中国尚是“新事物”。

粗看海南发展宏图大略的细则,有与香港直接竞争的一面,更有超越香港的一面,也有避免重复香港弊端的举措。如果海南成功实现目标,香港的位置将会如何?对于香港来说,海南肯定要与香港竞争,香港能否尽快融入国家发展大局?

比如营商环境,排名高低几个位置并不重要;香港在公共服务方面,除了公屋比较出色,老人服务看不到有提高水准的曙光,更不要说比肩国际先进水准。海南能不能顺利达到目标,还要看具体执行细则,但从计划的一些大原则看,已经考虑到如何避免走弯路。

中央的文件称:海南自贸港将“不以转口贸易和加工制造为重点”。香港搞了几十年转口贸易,现在有点无以为继。海南没有制造业,不重复香港的弯路,而是以发展旅游业、现代服务业和高新技术产业为主导,起点是高的、目标是大的。香港挥之不去的大难题是房价超高,海南特区也曾成为内地资金炒作房地产的目标。海南自贸港计划书内明确写着“建立和完善房地产长效机制,防止房价大起大落”,颇具有避免重蹈香港覆辙的意味。

比如旅游,海南自贸港的面积是三十多个香港大,是香港、新加坡和迪拜三个自贸港加起来的六倍,而且岛内旅游资源丰富,度假酒店是高地价的香港办不到的。至于邮轮业,香港经过多番议而不决之后搞了个邮轮码头,但邮轮业裹足不前;海南岛同时面向太平洋和印度洋,地理位置比香港更优越。

任何比赛都会因应自身条件和评估对方实力的考虑,扬长避短超过对手。海南自贸港的计划,首先是制订跟香港相同的政策,比如香港有赛马赌博,海南自贸港将会有赛马、彩票;香港在通讯自由几无限制,海南自贸港将会放宽接受海外资讯的自由。

阮认为,比较香港与海南在不同资源和政策方面的优劣,或许是没有意义的;但如果从如何利用这些条件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则是必须的。计划书明确指出,自贸港的政策目的是要“提升海南在国家战略格局中的地位和作用”,这个提法跟粤港澳大湾区差不多。不同的是,对海南自贸港是直接提升;而香港在大湾区的地位则是加强合作、尽快融入,将香港纳入国家发展大局。对于海南自贸港来说,是提升的速度有多快的问题;对于香港而言,则是能不能纳入国家发展大局的问题。

香港如何更快以及更大程度纳入国家的发展大局,可以从长计议,但目前比较两地的政治障碍,海南自贸港没有;而香港的反对派为反对而反对,港独思潮抗拒主动融合,反对纳入国家发展大局中。从这个角度看,香港跟海南自贸港无法比较。

香港今后的位置在哪?

对于香港的角色地位,“十九大”报告特别强调“支持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粤港合作、泛珠三角区域合作等为重点,全面推进内地同香港互利合作,制定完善便利香港居民在内地发展的政策措施”。

在中央规划下,香港已被放置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这个板块之内,理应做好自己的角色,不应该也不能够再有其他的想法。香港必须明白,往日“一()港带一()国”的时代已经过去,若仍想搭乘国家发展的高速列车,香港便需认清形势,依托国家发展战略进行有序融合。

特首林郑月娥说,香港可以在“创新”和“联系”两大层面上为大湾区做出重要贡献。首先,“一国两制”的创新政策方针属粤港澳大湾区独特优势,让粤港澳三地能发挥各自优势,形成互补。其次,香港拥有自己法律、经济和社会制度,设自由开放市场、高透明度的规管机制、优良法治传统,加上可提供与国际高度接轨的营商环境,能让国际企业引进”大湾区,助内地企业“走出去”。这不仅是愿景,更是行动规划,而是要是政府与商界的共同行动。

林郑担心香港的港口功能今后可能与部分大湾区城市重叠,希望广东省长马兴瑞为各城市做好定位。林郑并非无的放矢——事实上,香港港口的吞吐量早已被深圳、上海超越。今后在整个大湾区的合作上,香港一直以来的航运中心、物流中心的定位究竟如何继续,何去何从?从某种意义上说,林郑很技巧地、也很外交地提出了香港今后位置在哪,如何协调湾区内竞争的大问题。

有意思的是,广东省长马兴瑞同样技巧也相当外交地回应:一国两制下的香港与内地有着很不一样的制度,因此各有各的不同限制,要一步步来解决,很难一步到位。这无疑是一个不显山不露水的答案。总不能说香港做的,内地不能做;或者内地做的,香港不能做。大湾区内人口高达六千五百万,面积堪比美国旧金山市大湾区,未来必然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式地发展。

在中央进一步全面开放这大格局下,香港昔日在珠三角发展中的“龙头”作用显然已成为了过去时。曾经,香港也说过要搞中医中药港,也说过要搞医疗旅游,成为区内教育中心等等。这次林郑月娥提出了一个新方向:利用大湾区的发展机遇,打造国际级的创新科技中心,日后希望比美国硅谷更有规模。她提出要把香港有优势的一些产业、人才落户到大湾区,解决香港一步发展的局限。

港怎样参与的“我的国”?

长期以来,香港社会主流民意一直以香港经济高度自由开放,为香港原有资本主义制度最重要特征和最突出优势。内地改革开放前三十年,无论办经济特区还是开发开放浦东,都借鉴香港而今,香港社会各界需要清醒。

这些年,香港都忙了些啥?

经济脱实向虚,掉头转向“金融业、地产业、服务业”。把资本炒到天上,把房子炒成天价。所谓的自由金融贸易港,带来了大量的热钱过境,这些资本热钱把经济炒成了虚胖。

阶层接近固化,年轻人没有出路,金融、地产这两个行业无论如何都不是初入社会的年轻人能进入的,出头无路、创业无门,年轻人就一股脑跑到大街上,把戾气宣泄给曾经的“穷亲戚”内地。

时至今日,香港经济的宿敌就在香港内部。金融的暴利成就了香港,也惯坏了香港,资本的短视和逐利让香港错过了最好的十年。

十多年前,当香港的货柜港面临深圳盐田港挑战时,有人曾要求中央下指令,确保广东省珠江三角洲的货物经香港港出口至世界各国。然而经济规律是客观的,香港与深圳港在全球货柜运输中的排名此落彼涨,无法阻挡。

第二种表现是盲目短视。这些年无论谈香港深层次结构性经济民生问题还是谈深层次结构性政治问题,不经深思熟虑的意见和主张满天飞。缺乏全域和长远的谋划,缺乏短中长期相结合的综合施策,香港的城市发展也因此出现一条裂痕,怎么可能取得发展?

而且,香港回归以来很长一段时间,宪法的重要性并未获得足够的重视,行人甚至认为,在“一国两制”下,《基本法》就是香港的宪法,国家的宪法不适用于香港。这是极之错误的认识,正是香港政争不息的根源之一。全国人大法工委前主任乔晓阳在港提醒与会的公务员,抱着为香港服务、而非为国家的心态工作,对国家、香港以及个人都是“有害无益”。

表现之三是手足无措、进退两难。泛民主派(以下简称泛民)陷于是继续“拒中抗共”,不啻“螳臂挡车”;改弦更张,害怕无立足之地,患得患失的结果是什么都得不到;本土激进分离势力气势汹汹,其实是欲“拉着自己的头发飞离地球”,其结局必定是自取灭亡。

事实上,无论香港还是台湾,同内地的差距日益缩小是必然的,对此应有平常心。问题在于香港怎样继续发展?

不久前香港的一桩新闻值得关注:在大湾区规划即将出炉的背景下,香港立法会议员访问了大湾区五市,这次共有九名泛民议员报名参加,包括胡志伟、林卓廷、黄碧云,杨岳桥、郭荣铿、莫乃光李国麟、叶建源、梁继昌,其中包含了民主党、公民党、专业议政大党派的党魁或召集人,透露出的“力求发展”的意愿不言而喻。

随团的公民党党魁杨岳桥形容行程务实,自己以开放心态了解内地发展和香港可向大湾区城市借鉴的地方;民主党主席胡志伟承认,内地创科发展力度之大,为香港带来警号,寄语港府投放资源和改变不容失败的心态,否则只会不进则退。

这次考察大湾区,一贯拒绝了解内地发展的激进人士未参与其中,出于什么原因不得而知;但肯定的是,他们抱持政治成见,拒绝深入理解大湾区的发展,必然无助于他们为香港社会大众谋取最大利益。孰是孰非,他们心目中应该清晰明白,也可交由时间验证。一般来说,泛民(尤其是激进人士)普遍显示出其反中国化、反智化、反现代化、反全球化的多重非理性特征,现在是反思的时候了,倘若继续高举“斗争”哲学,对自己、对香港是否好事?

香港未来经济体积必定被海南超越,这一点,从香港与上海、北京、深圳、广州的比较中可以推断,香港唯有保持旅游业和现代服务业优势,积极拓展高新技术产业,争取在经济水平上保持领先于海南的优势。无论如何,中国崛起已是不争的事实,这也是香港人可以参与的“我的国”。从宏观的视野来看,破除港独,既在于中国内地的发展,也在于香港人的努力,不同的是,对海南自贸港是直接提升;而香港在大湾区的地位则是加强合作、尽快融入,将香港纳入国家发展大局。对于海南自贸港来说,是提升的速度有多快的问题;对于香港而言,则是能不能纳入国家发展大局的问题。这也是港人必须解决的现实。

——摘自《广角镜》2018615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