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港澳大湾区
南方时评
广东要闻
经济情态
科教兴国
百姓民生
南粤大地
数字广东
干部培训
乡村振兴
依法治国
党史党建
文化强省
体制改革
生态文明
对外开放
一带一路
健康广东

广东:农村自来水行政村覆盖率和普及率已达到9成以上

来源:新快报  时间:2019/11/20

11月19日,广东省水利厅厅长许永锞带队上线“民声热线”时透露,全省村村通自来水工程规划已顺利通过,农村自来水行政村覆盖率和普及率已达到90%以上。

针对农村饮水工程中存在的问题,广东正在对规划作进一步提升,要求2020年底前所有省定贫困村20户以上的自然村实现集中供水全覆盖,2025年确保全省全域自然村集中供水全覆盖。

许永锞还在现场发布了万里碧道建设情况。到2035年将建成超过2万公里万里碧道,明年4月底前完成180公里的省级试点碧道建设。

另据了解,广东最大水利项目、粤港澳大湾区重大水资源保障工程——珠三角水资源配置工程今年5月全线开工建设,截至10月底,累计完成投资约20.19亿元。

珠三角水资源配置工程是解决珠三角东部地区缺水,保障粵港澳大湾区供水安全而建设的大型调水工程,工程受水区人口近3000万,总投资约354亿元,总工期60个月。

案例一

自来水管铺设7年没通水

村民被迫喝受污染的井水

2011年,广东省政府印发《广东省村村通自来水工程建设方案》,力争在2020年基本形成覆盖全省农村的供水安全保障体系。村村通自来水工程给广东农村地区带来实实在在的便利,但是罗定市双东街道龙凤村的村民却反映,该村早在2012年就铺设了自来水管,可至今都没能通水。

走在龙凤村的村道上,到处可见荒废的自来水表。这些水表无一例外都已经生锈。村民老张说,这些自来水管从2012年建好后,直到现在都没流过一滴水。龙凤村因为没有自来水,日常用水只能靠井水。村民用来煮水的水壶壶壁上,积满了一层白色物质,用手一抹就能抹下来。

罗定市水务局农村水利水电股的工作人员回应,双东属于城市供水范围,归供水集团管。而罗定市供水集团却表示,龙凤村的管道没有接入城市供水系统,无法供水。

回应

当地部门不作为

尽快保证自来水供给

“民声热线”现场展示了一瓶来自龙凤村的水,底部有很多白色沉淀。许永锞表示:“看到这一瓶水我心情十分沉重,说实在的,脸都红了。”他表示,会把这一瓶水带到办公室作为警醒。

云浮市水务局方面回应称,龙凤村原来的饮水工程于2012年建成并通水。2013年因为罗定双东工业园的扩建,挖断了自来水管,要另外规划并重新铺设自来水管,由于园区的建设导致管线走向很久都没有办法落实。目前罗定市已经完成了供水管迁移的规划设计,计划重新铺设管道2公里,并落实项目资金110万元,项目于近期动工,在2020年春节前确保完成。

许永锞表示,农村供水由水利部门负责,城镇供水是由住建部门负责,但相关部门无论如何都不应该推诿、扯皮。水管挖断六七年都没有恢复,说明当地水务局没有尽力而为。会督促当地尽快把水管接上,保证自来水供给,尽可能提前完成任务,不一定要等到2020年春节。

案例二

水库成了鱼塘

村民守着大水库无水可用

在河源市龙川县丰稔镇黄岭村,5000多名村民守着55万立方米库容的乌石坑水库,却一直为饮水问题发愁。

上世纪90年代,乌石坑水库曾是村里的水源地。2005年左右,水库承包给个人养鱼,后来又建起了养猪场。

《广东省水利工程管理条例》第三十三条明确规定,擅自在水利工程管理范围和保护范围内修建工程设施、从事生产经营活动或者兴建可能污染水库水体的生产经营设施的,责令其停止违法行为,限期拆除违法建筑物或者工程设施。

过去几年,村民多次到当地水利、环保等部门投诉,问题都没有得到解决。养猪场就在水库入水口旁边,散发着阵阵猪粪的臭味。去年,黄岭村新建了饮水工程,蓄水池做好了、水管铺好了,却也一直没通水。

回应

影响农村饮水安全大问题是管养跟不上

省水利厅总工程师邝明勇表示,有供水功能的水库不能进行网箱养殖以及开办畜禽的养殖场,广东省的水利管理条例和管理办法都有相关规定。那么到底谁来管?他认为当地的水利部门应当承担相应的执法责任。

很多饮水工程建成之后两三年就荒废了,如何形成管护机制,让饮水工程真正发挥长效作用呢?

许永锞表示,省水利厅做了调研和分析,发现影响农村饮水安全的大问题是管养跟不上,根源是收费收不上来,没有钱请人和换设备。将要求各地能收费的尽快开展,收费原则按成本价来算,不足部分由公共财政来补,另外要完善相关制度。

饮水问题执法困难问题如何解决呢?许永锞表示:“河长制湖长制的改革就是想解决九龙治水或是多头治水的问题,一般河长、湖长都是由当地党政负责同志担任,责任人一定要把相关的功能统筹起来。”

羊城晚报评论员戚耀琪直言:“案例中这些承包者背后是不是有保护伞,是不是有包庇问题和基层不作为的问题?按道理来说,谁的成本更低,谁就应该负更多的责任。养猪场搬离成本肯定更低,搬走养猪厂水就能用了,这样的经济账没有算清楚,反映了基层不作为。如果这个问题没有解决,水管铺设也不能发挥很好的作用,后续还有很多麻烦,经济受损的小部分人会破坏水管。农村基层问题至少要在市一级督促,从整体上去解决问题,而不是把水管铺过去就行了。除了技术问题,让养殖场搬离要进行补偿,这里面一定要有抓手,不是水务部门铺水管就可以解决的。”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教研信息》网络版   《台港澳文摘》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杨永红   副主编:王元秋

020-83122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