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港澳大湾区
南方时评
广东要闻
经济情态
科教兴国
百姓民生
南粤大地
数字广东
干部培训
乡村振兴
依法治国
党史党建
文化强省
体制改革
生态文明
对外开放
一带一路
健康广东

珠三角创新:不可忽视的变化

来源:南方日报  时间:2017/6/5

珠三角创新:不可忽视的变化

2017-06-05 我有话说(1人参与)

评论

胡智勇

最近,珠三角接连发生的创新变革,正在吸引着全世界关注的目光:

珠三角企业在全球布局创新。4月26日,在德国汉诺威工业展举办期间,来自中国的美的集团董事长方洪波冒着风雪到访德国库卡集团总部,这是美的收购库卡后,方洪波作为大老板首次到库卡总部。此前,美的以292亿元收购全球四大机器人公司之一的库卡集团,成为库卡的最大股东。

珠三角手机产业快速崛起,搅动全球市场。2016年,中国智能手机市场上销售量排前5的厂商中有3家来自东莞:华为、OPPO、VIVO。以前,人们常用“广深塞车,全球缺货”来形容PC电脑时代珠三角制造的地位,而现在,全球每6部手机中就有一部来自东莞。但不同的是,现在是自主品牌。

国产大客机C919的成功首飞激动人心,而中国航空产业的进步也与珠三角有关。4月29日,世界上最大的水陆两栖飞机AG600在珠海成功完成首次地面滑行试验,目前正在进行首次飞行的准备。

在这一系列创新“大事件”背后,以前生产鞋子袜子,组装电脑空调,给人贴牌代工的珠三角,短短十年时间,却拥有了做手机、造飞机、研发机器人的能力,为什么?数据显示,2016年,广东省发明专利授权量超过3.8万件,同比增15.38%;国际专利申请量达4.31万件,连续15年保持全国第一。同时,2016年,广东高新技术企业数量达19857家,居全国第一,其中佛山高新技术企业总数达1388家,增长93.6%。2016年,广东R&D投入提高到2.58%,跨入创新型地区行列,而佛山R&D投入达到2.6%,2017年计划达到2.8%。

数据折射出广东产学研对接的产业环境已经发生巨大变化:一是从贴牌代工到自主品牌;二是从模仿创新到原始创新;三是产品形态走向高端。如果说广东的产业学研对接也需要一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那么,作为技术需求方的广东企业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作为技术供给方的高校和科研院所如何跟上这种变化甚至引领未来的变化?洗脚上田的农民企业家退居幕后,汪韬、马化腾等新一代技术型企业家已经崛起,产学研如何升级换代?

除了产业环境,广东产学研对接的时代背景也已经发生变化。

全球化已进入知识和技术一体化的新阶段,全球性的创新整合和知识流动正成为新的趋势。全球化浪潮此前已经历两大阶段,一是大航海时代开启的跨国贸易;二是“二战”后,一大批跨国公司把生产车间搬到亚洲国家,在全球范围内组织生产。这两大阶段,分别属于贸易和生产领域的全球化,是在流通和生产环节进行全球化的资源配置。但现在,全球化正进入第三个阶段,由于信息技术的发展,知识和技术的交易变得简单,全球化正从贸易与生产的一体化走向知识与技术的一体化。

美的集团通过跨国并购成为全球机器人产业的领军企业,华为、比亚迪在世界各地设立实验室保持在创新领域的竞争优势,亿航、柔宇等企业从一开始就在硅谷和珠三角同时设立实验室。统计显示,截至2016年,仅深圳市的企业就已经在全球建成250多家研发中心。同时,苹果、高通等越来越多国外企业到广东建研发中心。

信息技术的发展,使得全世界的知识、技术的交换变得越来越容易。而且,建立在知识技术交易基础上的资源配置,比商品交换和生产重组带来的全球化成本更低。中国从拥有数量庞大的生产工人,转变成拥有全世界数量最多的工程师。广东手机、无人机等产业飞速发展的背后,实际上是由于中国新一轮比较优势的形成,珠三角已经成为欧美技术进入东亚的中心,成为全球创新技术的应用中心。这样的时代背景,意味着广东的产学研合作创新面临着全球化的竞争。

与此同时,珠三角正在进入一小时生活圈。上世纪80年代,来自广州的“星期六工程师”骑着自行车来到顺德的乡镇企业美的提供技术支持。而现在,广州地铁7号线西延顺德,广州的大学教授将坐着地铁来到珠三角的制造工厂。珠三角城际铁路网铺开,广州南到深圳北最快只需近30分钟。如果说信息技术的发展带来的是一张无形的知识交换网络,那么轨道交通的发展带来的则是有形的人力资源流动网络。无形与有形相结合,这就是粤港澳大湾区走向创新驱动发展的时代背景。

在广东,企业正在成为创新主体,市场在创新资源的配置中开始发挥决定性作用。2016年中国国内企业发明专利申请前十排行榜,华为、中兴、欧珀、格力和努比亚等五家珠三角企业入榜,占比约为50%。

广深创新走廊浮出水面,深圳走出全球独一无二的创新路径。2016年,华为的专利技术申请量达到4906件,这样的数量在全球各国专利总量排行榜上可以排到第9名,与瑞典、荷兰等国专利总量相当,超过加拿大,堪称“智慧敌国”。

在这样的产业环境和时代背景下,广东产学研对接正在呈现出诸多新的特点。一次全球顶尖人才的大迁徙正在上演,中村修二等15名诺贝尔奖获得者在广东开展产学研创新合作。创新制度的变革让科研人员享受创新红利,《广东省经营性领域技术入股改革实施方案》等政策规定,高校和科研院所奖励科研重要贡献人员和团队的收益比例不低于50%,解决了科学家们投身产学研的后顾之忧。其意义不亚于改革开放之初始自佛山南海的“敲锣打鼓贺富”,当年的改革创新调动的是农民企业家的积极性,而今天调动的是参与国际竞争的创新人才的积极性。

下一步,广东如何应对挑战,进一步推动产学研的深化合作,借用200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以色列博弈论研究专家罗伯特·奥曼接受南方日报专访时所说的话,就是要让政府与市场的互动中,形成正确的激励机制,把研究型大学引进来,进行产学研结合,是接下来佛山乃至广东转型最有影响力的手段。为库卡公司提供产学研技术支持的德国卡尔斯鲁厄理工学院每年有1/3的课题来自企业委托,鼎鼎大名的弗劳恩霍夫协会同样如此。而珠三角此前并没有中国一流的高校集群,却培育了中国最多的产业创新成果,这恐怕也是以市场为导向、连接供需两端的力量。

这也正是2017年广东省高水平大学建设推进会暨产学研对接大会在佛山举办的意义所在。加快产学研合作对接,广东创新驱动发展不仅将结出丰硕成果,也必将迸发出更加强劲的生命力。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教研信息》网络版   《台港澳文摘》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杨永红   副主编:李红叶

020-83122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