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港澳大湾区
南方时评
广东要闻
经济情态
科教兴国
百姓民生
南粤大地
数字广东
干部培训
乡村振兴
依法治国
党史党建
文化强省
体制改革
生态文明
对外开放
一带一路
健康广东

高墙内的前高官:为完成任务会尽量少上厕所

来源:新快报  时间:2014/5/28

高墙内的前高官:为完成任务会尽量少上厕所

来源:羊城晚报-新快报综合  发表时间:2014-05-28 05:46

  罗荫国选择和其他非职务犯人关押在一起,在这个房间里,有13个罪犯和他同住

罗荫国选择和其他非职务犯人关押在一起,在这个房间里,有13个罪犯和他同住

罗荫国入狱刚参加劳动时,多次划伤手;朱育英为完成任务会尽量少上厕所……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薛江华

通讯员 尹华飞 阚淼

如果不是狱警的指引,记者无论如何也无法从一片劳作的犯人中发现那些昔日高官的身影。比如罗荫国,曾经的茂名市委书记,现正在阳江监狱里从事名为“装铜刀”的工种劳动。过去他油光锃亮的头发让许多人印象深刻,今天的他大拇指上黄色的厚厚老茧让人过目不忘。再加上原茂名人大副主任朱育英、原茂名石化实华股份公司总经理姚志方,这三位曾经的高官,被集中关押在了一起。

对于他们来说,过去成了浮云,未来,在承担惩罚的日子里,将过得更加艰难。对于职务罪犯的改造,阳江监狱长林映坤看得很明白,他送给这些职务犯人一句话:“一念放下,万般自在。”

27日,记者走进阳江监狱,实地走访了罪犯们的车间、宿舍、伙房,揭开高官监狱生活的神秘面纱。

1.100多名“前高官”押在此

阳江监狱坐落于阳江市阳东县的那龙镇,这所已经有55年历史、连续六年押犯量位居全省第一、被定位为关押重刑犯的监狱,最近因为六监区关押罪犯的变化引人关注。

初步统计,阳江监狱六监区关押了100多名职务犯,多数为40岁以上,50岁占主体,最大为68岁,上至正厅级,多数患有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等老年慢性病。

对于职务犯管理的严不仅体现在惩治上,还有专管警察的选择和警察执法上。由于六监区关押的多为粤西地区的职务犯,监狱特别规避了“老乡情”可能带来的隐患,现在的15名警察都不是来自于粤西片区。监狱还综合考虑挑选业余生活比较单纯、人脉不算广的警察。其他监区的警察如果要找职务犯谈话,均要经监狱领导批准。

2.14人住15平方米的监舍

今天的职务犯定义,是县处级以上干部(含县局、乡镇一把手),但这些昔日意气风发、衣着光鲜的官员,穿上统一囚服、理上板寸头之后,和普通的犯人没有丝毫的区别。当记者在生产车间走近朱育英后,这个原本端坐在凳子上进行劳作的63岁老囚犯突然一个半蹲动作,彻底明白地告诉了记者,在高墙里,昔日的高官只有忘记过去的自己,才能活得下去。

记者抵达监狱采访的当天是周二,当天中午的食谱是花生焖猪肉和炒通心菜。对于姚志方来说,集中关押后的他很怀念过去在石家庄某监狱的生活。在那里的特管监区里,关押的都是中纪委查办的官员,两人住一间房,夏天有空调,洗手间有热水供应,甚至一周还可以有一两天点菜吃。现在的姚志方和14个人住在15平方米的监舍里,每天劳动8个小时,和所有犯人吃同样的饭菜,无论冬夏,都只有冷水冲凉。

倒是罗荫国,他说自己是个不计较吃的人,但他还是忍不住对中午刚刚吃过的通菜发了点牢骚,这种蔬菜从炒熟再运送到监区,在闷热的夏天里,很容易产生一些奇怪的口感,罗荫国形容为“潲水味”。

按照监狱普通犯人的规定,犯人每个月可以花不超过500元的零用钱。罗荫国把其中的大部分钱花在了买烟上,但他所习惯的一种特供白盒烟,现在已经忘记了味道。而他给自己定下规矩,一天只抽不超过8根,这个数量仅有过去吸烟量的1/4。

3.少上厕所只为完成任务

当了多年基层监狱长,林映坤太了解这些职务罪犯了。他们即便走进了高墙,也没有彻底摆脱过去的架子,喜欢攀比,总想搞特殊,看不起其他罪犯。

当这些职务犯人都被集中到了一起后,如何管理他们,又成了林映坤最头疼的事情。林映坤了解他们,大多数职务罪犯对监狱的改造带有太多的侥幸心理,总以为过上几年就能通过减刑、假释,回归正常人的生活。林映坤组织全体干警给职务犯开了大大小小无数次座谈会,目的只有一个——让职务犯接受现实,安心改造。

有感于监狱干警的苦口婆心,罗荫国成了职务罪犯里颇低调、勤恳的一个。刚参加生产线劳动的时候,他也不适应,还被灯泡多次划伤了手,但他只是向干警要了一片创可贴就继续坚持工作。在狱务公开栏里,罗荫国每月都能完成规定的生产任务,甚至小有超额。

但对于已经63岁,且有着18年糖尿病史的朱育英来说,完成每天70米的绕灯线任务有点吃紧,为此,他选择尽量少上厕所,他只许自己上一次厕所。他一直靠吃四种药物来降低血糖,结果是还没有到饭点,他就会因为低血糖而手脚发抖。后来,监区允许他带一点饼干到生产车间,低血糖的时候就吃点。可就是这样的一点优待,也让朱育英感到忐忑,他湿润着眼角告诉记者,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能活着走出监狱。“我今年63岁了,至少还得再坐十七八年的牢,你们觉得我还能活到80岁吗!”朱育英说自己现在放得很开,只想认真过好每一天,但他还是时常忍不住想念自己80多岁的老父母,担忧无法为父母送终,成了他唯一放不下的一点。

编辑: 邬嘉宏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教研信息》网络版   《台港澳文摘》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杨永红   副主编:李红叶

020-83122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