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港澳大湾区
南方时评
广东要闻
经济情态
科教兴国
百姓民生
南粤大地
数字广东
干部培训
乡村振兴
依法治国
党史党建
文化强省
体制改革
生态文明
对外开放
一带一路
健康广东

回归人性,重建中国人的价值理想

来源:东方早报  时间:2014/1/17
回归人性,重建中国人的价值理想
2014-01-17 14:47:05 来源: 东方早报网络版  暂无网友评论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浏览字号:  | 打印本页 | 通过Email推荐给好友:
初冬泡泉游园优惠

  一

  应当承认,价值危机是当下中国最严重的危机之一。

  本来,改革需要有正确的价值理想和终极目标。但是,改革开放以来,过去僵化的意识形态教条被放弃的同时,该追求的并没有树立。这样的偏差,给整个社会带来的价值导向上的误导是无与伦比的,后果极其严重。

  今天,要想使危机的趋势不至于失控,就必须用一根红线把分出的各部分拴住,使之“合”起来。这根红线就是重建国人的价值理想。

  我相信,把生命的价值与尊严作为文化的最高价值,是今天任何一个党派、学派,也是任何一个阶层、职业的人能共同接受的,也可以作为指导我们一切工作的共同价值原理。多年来,我们所犯的最大错误之一,就是把各种功利性的目标当作最大的社会价值,不能引导全民去追求、捍卫相对于所有社会价值而言最基本、最重要的价值,即人性的尊严与价值。

  需要强调的是,一个社会的具体建设目标虽然很有价值,比如,和谐社会、小康社会、富强国家、现代化、民族复兴等,均是我们的奋斗目标,但相对于生命的价值与尊严来说,它们只是实现它的途径,而不能成为全民的最高信仰本身。一个民族的共同信仰应当基于个体的人性,而不是基于群体的需要;应当使人性在现实生活中走向超越和升华,变得崇高和庄严,而不是变成物质的奴隶、国家的仆役、政治的工具。

  二

  在一个理想的社会,每个行业皆有自己行业的价值,按自身的行业逻辑运转,形成行业的自治、自立和理性化发展。行业自身的逻辑和价值,是由行业的本性决定的、合乎人性需要的东西。

  比如科学,其本质逻辑是满足人求知的欲望。一个国家从富国强兵这一角度来发展科学固然无可厚非,但是当把本国历史上的科学家都打扮成爱国的典范,把一些实用的目的当作所有青年学科学的至上目标来灌输时,就违背了科学自身的逻辑要求。因为这些目的不是科学这门学科内在具有的必然要求。所以,当爱国长期被简单机械地强行纳入科学探索的首要动机中去,多少会消耗人们从事科学探索的热情,也难以出现真正的、有世界意义的科学家。

  又比如,艺术创作这个行业的自身价值是发现美,其逻辑要求是追求美。如果改变这一逻辑,把艺术之外的其他目标人为地强加给艺术创作过程,就不利于培养孩子们爱美的兴趣,不利于艺术创作灵感的涌现,不利于艺术大师的诞生。

  当然,伟大的艺术作品一定是有益于政治、社会和人民的(不仅是服务,更有引领作用),但这里有本末、源流的关系。就单一的艺术创作实践而言,艺术自身的逻辑和价值才是本、源。艺术作品之所以有一些外在的效益,前提是要有遵循艺术创作的规律,否则就不可能有伟大的艺术出现,也谈不上为政治、社会、人民服务了。

  又如,道德教育这个行业的主要目标是培养健全人格,逻辑要求是把每个人都当成目的而不是手段。然而,多年来,我们虽然也承认健康人格的重要性,但在实际推行时却又一味地把政治价值强加于教育过程。由于这种道德教育没有以人性自身的价值和尊严为首要目标,而是出于政治目标或其他外在需要,特别是不能自由地讨论和质疑,于是反而催生了大量伪善之举和对道德的唾弃与厌恶。

  再如,无论是工业还是商业,都不能仅仅从赚钱、发展生产力、提高生活水平、国家社会需要等实用功利的角落来理解。应引导人们认识到:这些行业都是人们发掘自身潜能、实现自身价值的方式。它们是人性的价值与尊严得以展现的场所,它们存在的首要逻辑依据也在于此。

  至于对国家、社会、民族的贡献,虽也是各行各业赖以存在的价值依据,但不能把它们当首要价值。换言之,那些外在的价值目标是以行业本身对于人性的普遍价值为基础的。如果两者的关系颠倒了,在追逐国家社会需要等实用价值的过程中,忘记或歪曲了行业对于人性尊严和价值的意义,就成了舍本逐末,直至会摧毁行业本身的意义。

  三

  严格说来,各行各业赖以存在的价值都在于人性,或者说,是人们实现自身价值的领域。但各行各业的具体价值目标和逻辑要求并不相同,所以不能要求所有行业追求共同的目标,无论是政治目标还是社会目标。

  如果说,一个民族有一个所有行业共同追求的目标的话,那也是暂时的,比如外敌入侵时。但即使是有时有阶段性的共同目标存在,也要以各行业自身的价值目标和逻辑规则为基础,不能用国家目标、政治目标或外在需要来破坏各行业自身的价值目标和逻辑规则,要求后者服从于前者。如果把国家目标凌驾于各行业自身的目标之上,就可能用社会需要或政治需要的逻辑来破坏各行业自身的逻辑,这最终将摧残社会繁荣的基础。

  而20世纪中国的教训之一就是用政治的逻辑摧毁了行业的逻辑,政治逻辑的强悍,导致社会自身的逻辑被忽略。不同行业、不同部门严格说来并没有什么共同的目标,如果有的话也只有一个,那就是人性的价值与尊严。

  四

  必须认识到,在任何时代、任何社会,当权贵与民争利、特权横行霸道,人心就会失去正义感;当公平正义得不到实施,法律就会丧失尊严,被当成富人的遮羞布;当政府公信力下降、不再能整合人心,人们就容易坑蒙拐骗、敲诈勒索。在这些情况下,社会道德不可能不沦丧。

  所以,本文说的价值重建,不可能完全解决当前的价值危机问题。要从根本上解决价值危机问题,需要通过实施公平正义、树立政府公信力,来重塑人心、扭转风气;通过行业自治,如各行各业自身价值传统的树立、公共教育系统的自治和理性化、民间教育传统的复兴等方式,来构建社会道德的蓄水池;通过改革干部制度,让真正有信仰、有人格操守的人掌权,如此等等。

  (原标题:回归人性,重建中国人的价值理想

(南方网编辑:郊北)

作者: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方朝晖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教研信息》网络版   《台港澳文摘》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杨永红   副主编:李红叶

020-83122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