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港澳大湾区
南方时评
广东要闻
经济情态
科教兴国
百姓民生
南粤大地
数字广东
干部培训
乡村振兴
依法治国
党史党建
文化强省
体制改革
生态文明
对外开放
一带一路
健康广东

对“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理论思考

来源:光明日报  时间:2014/1/7
对“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理论思考
2014-01-07 16:12:48 来源: 光明日报网络版  暂无网友评论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浏览字号:  | 打印本页 | 通过Email推荐给好友:
初冬泡泉游园优惠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指出:“经济体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这是继十八大之后,党中央再次强调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是我们当前改革开放、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任务。“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两者之间是辩证统一的关系。确定好市场发挥作用的边界,同时也就确定了政府发挥作用的边界;明确政府更好发挥作用的边界,使政府既不“缺位”、也不“越位”,有所进、有所退,才能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只有这样,才能全面理解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才能“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

  一、政府和市场关系调整演进的两条路径

  纵观近百年世界各国经济发展历程,特别是从1929年资本主义国家的大萧条以来,政府和市场关系的动态调整与边界的确定,是一条贯穿各国经济改革实践的主线。例如,作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美国,在1929年大萧条以前实行的是古典自由主义形式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政府仅仅充当“守夜人”。大萧条以后,直至19世纪70年代末,美国实行了具有国家调节形式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这一期间工人工资和劳动生产率协同增长,催生了战后美国的黄金时期,这一经济改革实践在理论上表现为承认“政府干预”的凯恩斯主义经济学。随着美国陷入滞胀经济危机,凯恩斯主义经济学遭到极大挑战,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取代前者登上舞台。美国从1970年末开始,实行了“去调解化”、“反对政府干预”的经济改革和实践,直到2008年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这一历史阶段可以称之为新自由主义形式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危机来临后,各方期待把“政府”重新搬出来以求能够摆脱危机。

  以苏联为首的传统社会主义国家,采取了高度集权的计划经济体制,依赖政府制定计划安排生产,消灭和排斥商品经济和市场机制,这一强化政府、拒绝市场的发展模式,尽管在国家工业化初期显示了积极作用,但很快陷入全面的长期性危机,生产无效率、整个社会死气沉沉。中国之所以能够从社会主义阵营中脱颖而出,在于我们立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及时调整了政府(计划)和市场的关系,发展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走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

  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承认并接受了“政府的作用”;社会主义承认并接受了“市场的作用”、发展了“市场经济”。所以,不论资本主义国家,还是社会主义国家,都面临着处理政府和市场关系和边界的问题。对于我们国家而言,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就要更好发挥政府作用。

  二、怎样更好发挥政府作用

  西方经济学通常以“弥补市场失灵”来界定政府的作用,这里的“政府”是“被动”发挥其作用的。对我们而言,这是远远不够的。我们不仅要从市场经济条件下政府的一般性功能出发,来看待“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一般性”;更要从我们的特殊国情出发,来理解和更好发挥社会主义政府作用的“特殊性”。 

    (一)更好发挥市场经济条件下政府的“一般作用”

  1、克服市场机制缺陷与健全宏观调控体系。由于市场机制运行有自发性和盲目性,市场在微观领域配置资源是有效率的,但是它在宏观领域无法保证部门之间经济结构的协调、生产力的布局优化等问题。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对资本主义条件下市场机制缺陷的分析,至今仍有重要的指导意义。《资本论》第二卷关于生产资本、货币资本、商品资本,市场机制无法保证这三大资本存在形式之间的一定比例关系,无法保证它们之间以一定比例在空间上并存、在时间上继起,必然会周期性地发生危机。

  这样一来,完善以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为主要手段的宏观调控体系,以保持经济总量平衡,减缓经济周期波动、防范区域性、系统性风险,稳定市场预期就是非常必要的。

  2、提供公共服务。推广政府购买公共服务的范围。

  3、维护市场秩序、加强市场监管、保障公平竞争、保护生态环境。

  总之,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中的政府,只是充当“守夜人”、“裁判员”、“消防员”的职能,只是对市场经济运行进行“事中”和“事后”介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的政府,不仅要充当好“裁判员”和“消防员”,更要对完善市场经济体制方面进行“顶层设计”、“制度供给”、提供“路线图”,它仍需更好发挥“司令员”的作用,在市场机制运行的“事前”、“事中”、“事后”都要在合理范围内发挥作用。所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的政府具有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中政府所没有的能动性和全局性作用。

  (二)更好发挥社会主义国家政府的“特殊作用”

  1、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确保改革开放的正确方向

  邓小平同志在1985年党代会上指出:“在改革中,我们始终坚持两条根本原则,一是以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为主体,一是共同富裕。”当前全面深化改革,仍要坚持这两条根本原则,为经济体制改革提供了制度约束,确保改革的正确方向,这是我们党和政府需要发挥重要作用的领域。例如,党中央在1993年十四届三中全会上提出“效率优先、兼顾公平”,这一举措促进了市场经济更快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了收入分配的两极化发展趋势;为扭转这一局面,党中央在2007年十七大将其调整为“初次分配和再分配都要处理好效率和公平的关系,再分配更加注重公平”。这里对收入分配关系的调整,恰恰体现了政府的积极作用。

  2、推进市场体系的发育和完善

  《决定》指出:“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是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基础。”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已经发展了两百多年,整个市场体系已经非常完善。然而,众多生产力落后的国家,单纯等待和依赖市场力量自然而然的缓慢发展,既不可能、国际经济秩序也不允许它们独立自主、快速构建起发达市场经济体系的。当代新兴市场经济体,其政府无一例外都在市场体系建设方面发挥了主导作用。我们国家的市场经济只有三十五年的历史,在生产要素和商品自由流动、公平竞争和市场监管、市场价格的形成机制、金融市场的建设等等方面,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社会主义条件下,这一推进市场体系发育和完善的过程,离不开社会主义政府发挥其应有的积极作用,政府不能“缺位”。

  3、制定中长期发展战略,实现赶超型经济发展

  众所周知,市场机制通常解决短期目标,国家的中长期发展战略是无法通过市场机制来实现的。企业在市场机制作用下,以追求高利润为导向,决定了资本投资的方向,而这通常并不一定是国家社会最为需要的领域。在以美国霸权主导下的国际经济秩序背景下,生产力落后的社会主义中国必须通过政府主导制定中长期发展战略规划,实现经济社会的跨越式发展。

  三、结论

  政府和市场,如同一只手的手心和手背,二者是辩证统一的关系,我们要界定好两者之间的边界,使它们各司其职,既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也要“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政府”和“市场”只是我们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的手段,不是最终目的。我们的最终目的,是通过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根据不同的发展阶段,动态调整政府和市场的边界,最终达到共同富裕,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进而实现社会主义、实现共产主义。

    (作者为中央党校经济学部讲师、博士)

    (原标题:对“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理论思考

南方网见习编辑:赵艳

作者: 张开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教研信息》网络版   《台港澳文摘》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杨永红   副主编:李红叶

020-83122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