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港澳大湾区
南方时评
广东要闻
经济情态
科教兴国
百姓民生
南粤大地
数字广东
干部培训
乡村振兴
依法治国
党史党建
文化强省
体制改革
生态文明
对外开放
一带一路
健康广东

以深化改革为动力构建“新增长模式” 通过进一步深化改革,完善三大机制来打破“发展天花板”,完成“三大转变”来降低“增长依赖”

来源:南方日报  时间:2013/7/29
以深化改革为动力构建“新增长模式”
通过进一步深化改革,完善三大机制来打破“发展天花板”,完成“三大转变”来降低“增长依赖”

    □向晓梅

    近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湖北武汉考察工作时强调指出,改革开放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活力之源,必须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不失时机深化重要领域改革,攻克体制机制上的顽瘴痼疾,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进一步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进一步激发和凝聚社会创造力。7月24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进一步公平税负,暂免征收部分小微企业增值税和营业税等,部署了一系列以改革促发展的措施。中国正告别以大规模宏观调控和经济刺激为主导的传统增长模式,逐步构建以深化改革释放制度红利为动力、以规范和完善市场机制为引擎的“新增长模式”。

    传统增长模式陷入困境——“三大天花板效应”和“三大增长依赖症”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实现了连续30年接近10%的高增长,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但增长的代价也十分巨大:一是导致了资源大量消耗和环境严重污染,二是导致了严重的贫富差距和大量的社会冲突。概言之,即导致了自然生态与社会生态的失衡,政府要再平衡自然与社会生态需要付出高额的成本。因此,这种高代价的高增长是不可持续的。在当前全球经济衰退的大环境中,这种增长模式暴露出的内生动力不足导致我们处于增长乏力的困境中,归纳起来,可以用“三大天花板效应”和“三大增长依赖症”来概括。

    所谓“三大天花板效应”,一是资源、能源以及环境承载力的“天花板效应”,全国各地尤其是沿海经济发达地区经过一波工业化、城市化浪潮后,开发强度已近极限,许多地方面临土地资源枯竭、劳动力短缺、能源紧张和环境承载力超负荷的局面;二是经济结构或产业结构的“天花板效应”,在改革开放初期“去农业化”和“初级工业化”进程中,由于初级工业化以劳动密集型工业为主导,农村大量剩余劳动力经过简单培训即可转化为产业工人,从而迅速壮大了第二产业。随着初级工业化向高级工业化发展以及第三产业从传统低端服务业向高端服务业升级,技能型产业工人和专业性服务人才匮乏严重制约了产业结构转型升级,从而使我国经过30多年发展总体上仍处于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低端,被低端锁定;三是民营经济发展的“天花板效应”,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到今天仍然未形成统一开放、公平竞争的市场格局,作为最具经济活力的民营企业尤其是众多民营中小微企业在资源配置、市场准入等诸多领域仍然面临着许多限制,从而面临着进一步发展壮大的瓶颈。“三大天花板效应”严重制约了经济的进一步发展。

    所谓“三大增长依赖症”,是指传统增长模式下的地方官员考核机制和事权财权倒挂的财税体制使我国各地形成了高代价的投资驱动型“高增长依赖症”,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一是我国经济增长的就业弹性持续走低,面对当前和未来严峻的就业形势,必须保持较高的经济增长速度以创造足够的就业岗位来容纳新增劳动人口;二是居民部门(尤其是中低收入群体)相对政府和企业部门在收入分配中处于弱势地位,必然需要高速经济增长以提高其收入水平;三是我国在社会保障、教育、医疗和住房等民生领域的支出不足,尤其是人口老龄化趋势进一步加大财政支出压力,公共服务建设严重滞后,严峻的民生压力需要经济高速增长以维持财政支出。“三大增长依赖症”又使经济必须呈现出较高速度的增长。可见,要实现经济持续、稳定和平衡增长目标,必须打破制约经济发展的“三大天花板”,化解叠罗汉似的“三大增长依赖症”。

    以深化改革为动力构建“新增长模式”

    传统的宏观调控政策已无法破解当前的增长困境,一是宏观调控只能短期实现“稳增长”或“保增长”目标,但无法改变未来经济增长放缓的大趋势,甚至短期的宏观调控政策可能会如同饮鸩止渴,给长期经济发展带来负面影响;二是在当前国际经济大环境下宏观调控的政策空间缩小,效应减弱;三是短期宏观调控无助于打破“三大天花板”和“三大增长依赖症”,解决持续增长的根本问题。长期来看,只有通过进一步深化改革,完善三大机制来打破“发展天花板”,完成“三大转变”来降低“增长依赖”。

    完善三大机制打破“发展天花板”:一是完善要素投入机制,实现单纯依靠要素推动向主要依靠创新驱动转变;二是完善“人才强国”机制,明确产业转型升级必须首先实现人力资源升级,切实提高全体劳动者的素质;三是完善市场竞争机制,切实建立统一开放、公平透明的市场格局,淡化企业的所有制意识形态,打破国有企业垄断地位,赋予民营企业同等的市场主体地位,进一步释放民企的经济活力。

    完成“三大转变”降低“增长依赖”:一是加快行政体制改革,切实转变政府职能,将政府职能从“做大蛋糕”转变为“分好蛋糕”和“做大绿色蛋糕”;二是积极推进社会改革,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逐步转变为“经济建设与社会建设并重”;三是深化司法体制改革,加强法制建设,建立真正的法制经济,使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变成社会主义法制市场经济。

    告别短期化的刺激增长模式,构建以改革为动力的“新增长模式”,通过持续不断的体制机制创新不断释放改革红利,通过经济社会“双轮”驱动不断增添发展动力,必将为我国经济增长注入源源不断的内生动力,为摆脱当前增长困境、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奠定坚实基础。

    作者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教研信息》网络版   《台港澳文摘》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杨永红   副主编:李红叶

020-83122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