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港澳大湾区
南方时评
广东要闻
经济情态
科教兴国
百姓民生
南粤大地
数字广东
干部培训
乡村振兴
依法治国
党史党建
文化强省
体制改革
生态文明
对外开放
一带一路
健康广东

广东艺术团俄罗斯巡演受热捧 文化走出去,“广东套路”正形成

来源:南方日报  时间:2012/12/8
广东艺术团俄罗斯巡演受热捧
文化走出去,“广东套路”正形成

    广州杂技团在俄罗斯演出获得巨大成功。南方日报记者 郑照魁 摄

    ●南方日报特派记者 郑照魁 莫斯科报道

    北京时间12月7日,虽然下着鹅毛大雪,但俄罗斯圣彼得堡芬兰音乐厅依然座无虚席。由广州杂技团、广东歌舞剧院、广东民族乐团等联合组成的广东艺术代表团俄罗斯巡演正在这里进行。柔术、顶碗等中国传统杂技让观众看得如痴如醉,民乐团演奏的传统中国音乐和俄罗斯民歌更让观众们兴奋不已。作为党的十八大之后广东文化“走出去”的尝试,此次广东艺术团俄罗斯之行非常成功,在莫斯科中国文化交流中心挂牌仪式上的演出,得到了出席仪式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刘延东的高度赞扬。

    广东艺术团这次访问,是国家文化部与地方文化厅合作向全世界推广中国文化的一次成功尝试。而在十八大报告明确提出加强文化整体实力和竞争力、扩大文化领域对外开放的背景下,这样的推广和交流显得格外有意义。

    走出去,怎么走?民乐杂技打先锋,美术非遗跟进

    文化“走出去”是一个很宽泛的概念。根据广东近年来的实践经验,由于国外很多人对中国文化并非特别了解,所以现阶段还是以推广和普及为主,以一些容易欣赏的、并不需要语言表达的项目先打开局面,吸引国外观众的兴趣;然后逐步引导他们欣赏中国文化。在这方面,广东的做法已经形成了“套路”:先以广东音乐、杂技、美术等艺术门类开路,辅之以非物质文化遗产和其他艺术形态,最终达到全面长效推广中国文化的目的。

    “走出去”并非只是把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拿出去展示一下,在“走出去”的过程中,还要结合当地情况进行“改良”。而岭南文化的最大优势正在于它的包容性,所以,在省文化厅的设想中,中国文化“走出去”,广东文化可以充当很好的先锋。

    广东民族乐团团长陈佐辉告诉记者,他们之前在奥地利演出,就用广东民乐演奏了著名的《拨弦波尔卡》。而这次在俄罗斯演出,也演奏了当地民歌《纺织姑娘》。“我们团里现在备着世界各地的很多经典曲子,用民族乐器的不同组合来演出,每次出国演出都受到热烈欢迎。奥地利人就对中国乐器怎么能将《拨弦波尔卡》演奏得音色这么明亮感到非常好奇,进而对中国音乐产生很大兴趣。”

    而广东杂技团导演袁念则表示,他们也不是一味地迎合当地观众,在“改良”的同时,也会坚持中国传统的艺术形式。在袁念看来,中国文化“走出去”,不仅是让人感兴趣,同时还要传播价值观,所以要格外注意把握“改良”和“坚守”的分寸。“一味地迎合其他国家的观众,那就不是传播;一味地将传统的东西拿给外国人看,那也不是传播,连中国年轻人都不喜欢的东西,你能指望外国人喜欢吗?”

    走出去,往哪儿走?海外华人聚集地与文化积淀深的地方优先

    文化要“走出去”,这已成为现在很多文化产业从业者的共识。但是,尽管最终目的是将中国文化向全世界普及,但路总得一步一步地走,推广也是有先有后。根据广东各文艺团体最近几年摸索的道路,在传播中国文化、广东文化的过程中,如果先从海外华人聚集比较多的国度入手,效果更好。

    对于这一点,陈佐辉有着深刻体验。他表示,广东民族乐团出访最受欢迎的地方,依然是海外华人聚集最多的地方,“比如我们去东南亚,那边有很多祖籍广东的华侨华人,他们看到广东的民乐过去演出,高兴得不得了,经常都是爆满。像我的潮州大鼓,很多海外的潮汕人一听到就很激动。因为这是属于故乡的东西。”在陈佐辉看来,给海外华人演出,虽然不是文化“走出去”的终极目的,但是一个极好的桥梁。“现在中国国家昌盛,海外华人多的地方,当地政府对于他们的要求也都比较重视,他们也在海外自觉地承担着传播中国文化的作用。我们在海外华人中推广民乐,一来可以让他们感受到祖国的文化;二来在他们形成欣赏习惯之后,也可以带动所在国家的其他人去欣赏。”

    除了海外华人聚集地,一些文化积淀比较深厚的国度,也是比较好的推广平台。比如最近在俄罗斯,潮州大吴泥塑非遗传承人吴闻鑫大师就有很深的感触:“我本来觉得,我的这种泥塑,俄罗斯人不见得会有多喜欢,因为不管是在莫斯科还是在圣彼得堡,我都看到很多很经典的雕塑。但他们对我的作品同样非常欣赏,而且交流起来也非常专业,他们的一些观点也让我很受启发。”

    俄罗斯人对中国艺术的理解层次究竟到了什么地步?前几天在莫斯科举行的《当代中国岭南艺术家作品展》上,俄罗斯副总理戈洛杰茨就对广东参展的6位国画大师的画作非常赞赏,戈洛杰茨点评说,画家方楚雄的作品“很有生活气息”。方楚雄事后透露说,这正是他绘画理念中最重要的一部分。而这段时间以来,他不仅从俄罗斯副总理口中听到这句话,之前来的许多俄罗斯人也都能一眼看出中国画的精髓。

    走出去,效果怎么样?

    俄罗斯学员顶风冒雪、啃着面包学剪纸

    广东文化“走出去”的成效如何?是否能够达到传播中国文化的效果?国外观众是否仅限于“猎奇”而随兴浏览一下?一个简单的故事可以解答这些问题。

    12月初,莫斯科下了50年来最大的一场雪。在莫斯科中国文化交流中心开班授课的佛山剪纸非遗传承人饶宝莲以为自己会很清闲。但出人意料的是,她的学员们居然顶风冒雪,一个都不少地出现在她面前,其中不少人甚至还带着面包作为晚餐。饶宝莲说:“我觉得非常感动。因为我跟他们认识并不久,而且他们都是业余来学,并没有任何硬性要求。我觉得这不是我的吸引力大,而是她们真的将剪纸当成一门艺术在学习。而俄罗斯人向来有尊重艺术、尊重艺术家的传统。”

    饶宝莲从11月下旬开始在莫斯科授课。到现在为止,已经吸引了十几名学员,全是女性。“其中有教师,有设计师,还有几个全职妈妈。她们来学剪纸也不止是以往我们说的那样对中国文化很好奇,而是觉得这门艺术对她们的工作和生活有很大帮助。比如我的设计师学生,就觉得通过对剪纸的学习,会给她做设计时增加更多灵感。”值得注意的是,饶宝莲不仅教授学员们传统的佛山剪纸图案式样,在传授技巧方法的同时,还与学员共同设计更加符合俄罗斯特色的剪纸内容。比如为了迎接12月5日戈洛杰茨的造访,她和学员就一起设计了俄罗斯最著名的圣瓦西里大教堂的剪纸图案。

    佛山剪纸在莫斯科受到欢迎并不是孤立的个案。在莫斯科中国文化交流中心开设的武术班同样受俄罗斯年轻人欢迎。根据在那里教授南拳的广东师傅的说法,由于影视传播的效应,俄罗斯人以前知道李小龙,最近几年叶问也开始受到关注,所以知道中国文化中心有武术教员后,很多年轻人踊跃报名,都希望学到最正宗的“中国功夫”。

    而最近几天造访莫斯科的广州杂技团和民乐团,同样受到了俄罗斯观众的热烈追捧,由于杂技和音乐都不需要语言交流便可以了解,很多俄罗斯观众看得眉飞色舞,而他们的意见也相当专业。一位俄罗斯观众对南方日报记者表示,俄罗斯其实也有杂技,“我们国家的体操项目很强,有些人退役之后就转行做了杂技演员,在空翻之类的节目上很不错,但像你们的软钢丝之类节目,我们觉得难度很大,所以也很感兴趣。”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教研信息》网络版   《台港澳文摘》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杨永红   副主编:王元秋

020-83122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