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港澳大湾区
南方时评
广东要闻
经济情态
科教兴国
百姓民生
南粤大地
数字广东
干部培训
乡村振兴
依法治国
党史党建
文化强省
体制改革
生态文明
对外开放
一带一路
健康广东

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国际经验

来源:南方日报  时间:2011/12/20
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国际经验

    各国和地区经济史证明,突破“低收入陷阱”的国家和地区不计其数,但突破“中等收入陷阱”,迈入高收入国家行列的国家,却寥寥可数。可以这么说,“中等收入陷阱”更具有破坏性。

    和静钧

    中国社科院近日发布的《中国产业竞争力报告(2012)NO.2》称,按照世界银行2008年的标准,中国已经属于“中等偏上收入国家”。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张其仔教授指出,中国面临着“中等收入陷阱”的严峻挑战。

    一个发展中国家,从其经济初始状态,抬升到中等收入国家行列,大抵要经历“马尔萨斯人口陷阱”和“低水平均衡陷阱”,这两个陷阱突破后,就会面临着“中等收入陷阱”。各国和地区经济史证明,突破“低收入陷阱”的国家和地区不计其数,但突破“中等收入陷阱”,迈入高收入国家行列的国家,却寥寥可数。可以这么说,“中等收入陷阱”更具有破坏性。

    理论上讲,“中等收入陷阱”并非是个严谨的经济学概念,但其内涵的丰富性及囊括多种科学研究视角,自其2006年首度在世界银行一份报告中提出之后,就广泛流行于学界与评论界。“中等收入陷阱”一词也不适用于“珍珠型微小经济体”,有些国家及地区人均GDP超过5万甚至逼近10万美元,但其国家或地区总的经济规模,在全球总GDP排行中连百名都不入,失去了范式研究的意义。狭义地讲,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指那些“一定规模以上或相当潜力”的新兴市场经济国家,到人均GDP3000美元附近时,快速发展中积聚的社会矛盾集中爆发,自身体制与机制的更新进入临界的一种状况。由于自身矛盾难以克服,发展战略失误或受外部冲击,经济增长回落,经济增长长期停滞,导致一直迈不进高收入国家的门槛。中国无论从总的经济规模以及人均国民收入上,均符合“中等收入陷阱”所针对的对象。

    从国际经验上看,举目一望,尽是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国家的例子,如东南亚的菲律宾和马来西亚,拉美的大多数国家。中东富油国表面上虽跻身于高收入国家,但其单一的能源资源经济型,并未有可稳定的高收入国家预期。此轮中东和北非国家震荡,从人均GDP来看可谓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的利比亚崩溃,说明这些国家的基础,甚至连低收入国家都不如。从可比较的标准来看,北美的墨西哥与中国有很多相似性。

    墨西哥早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进入了中等收入国家行列,可历经半个世纪,仍然迈不进高收入国家行列,虽然近年来有了突出的表现,但2010年人均1.1万美元,还是没有完全达到世界银行2008年所界定的1.2万美元水平。从地缘经济上看,墨西哥处于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美国之邻国,与美国的产业地理分布上占尽了“地利”之便,与改革开放之初中国利用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日本这个邻国的产业转移一样。然而,当年没有出现美国产业“外包热”中大举转移到墨西哥的现象。墨西哥之问题,简单而言,就是一直未能解决移民、贩毒等有组织犯罪问题,墨美边境的“长城”就说明了他们在心理上是“互不为邻国”。去年墨西哥人夺得世界首富之“桂冠”,其一人之财富居然达一国财富之8%,这除了凸显贫富悬殊的深度问题之外,似乎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

    与墨西哥相反,日本被视为成功突破“中等收入陷阱”的极少数国家之一,日本从中等收入跨进高收入国家行列,只用了12年。日本的贸易立国,助其从二战废墟中跨进了中等收入国家,之后日本积极调整产业,从低技术出口国,转化为中高科技出口国,企业和国家的研发投入翻倍增加,推出国民收入倍增计划,不惜血本保护本国农业,积极扶持和扩大中产阶层。另一方面,日本法治严明,政治腐败度低,重视教育,为其增长拓宽了空间。可以这么说,日本跨入高收入国家行列,不是光靠一两项政策的结果,而是一股全方位的合力使然。假如我们要成为世界上少数能突破“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我们就得全方位、多层次地深化改革,合力推进“升级换代”的转型,不仅在硬件上,也要在软件上。

    作者系察哈尔学会研究员、西南政法大学副教授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教研信息》网络版   《台港澳文摘》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杨永红   副主编:王元秋

020-83122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