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广东要在新发展格局中创造新奇迹

作者:周宏春 江晓军   《教研信息》2021年第5期  录入日期:2021/6/1   

  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把实施扩大内需战略同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机结合起来,是党中央根据我国新发展阶段、国际国内环境和条件新变化所做出的战略部署,是对“十四五”和未来更长时期我国经济发展战略、路径作出的重大调整,是重塑国际合作和竞争新优势的战略抉择,是着眼长远发展和长治久安的重大战略部署。

  广东是我国经济发展排头兵,更是改革开放先行地实验区,要进一步彰显区域发展先机,发挥优势特色,在构建新发展格局中展现新使命、新担当、新作为。

  要准确把握新发展格局的深刻内涵

  新发展格局中的循环,理所当然是经济循环。经济循环可以分为微观和宏观两个尺度。在微观尺度上,经济循环可以理解为以企业为代表的市场经济主体的资本循环。这种循环由一个生产阶段和两个流通阶段(买和卖)构成。资本循环的三个阶段相互依存、紧密衔接,任何一个环节的停顿或滞缓都会影响资本循环的实现和再生产的顺利进行。资本周而复始的循环就是资本周转,如果每次周转都带来一定利润,则在一定时期内资本周转速度越快,利润就会越多。因此,提高生产效率,缩短周转时间能得到更多利润;在宏观尺度上,经济循环是社会再生产中社会总产品的实现。在价值形态上又被称为社会总产值,由生产资料的转移价值、工人必要劳动创造的价值和工人剩余劳动价值构成。社会总产品,在物质形态可分为生产资料和消费资料。通俗地说,经济发展要素包括以土地为代表的资源投入,人的劳动投入,资金、技术和研发等的创新投入,形成社会总产品或总产值。形象地说,社会资金投入、建设工厂生产产品,产品卖到国内市场,资金回笼就构成国内循环;产品卖到国外市场,资金回笼就构成国际循环。

  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既要以扩大内需为战略基点,充分挖掘国内大循环的主体潜力,更要注重国内国际双循环的相互促进。以坚持国内大循环为体,畅通国内国际双循环为要,两者兼顾,互为促进,互为条件,相辅相成。

  确立双循环相互促进新发展格局是形势使然

  2021年1月1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专题研讨班讲话时强调,进入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是由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理论逻辑、历史逻辑、现实逻辑决定的。进入新发展阶段明确了我国发展的历史方位,贯彻新发展理念明确了我国现代化建设的指导原则,构建新发展格局明确了我国经济现代化的路径选择。

  广东省外向型企业多,出口产品种类多。一方面,多次受外部因素波动的冲击,如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以及依然存在不确定性的新冠肺炎疫情,无不影响珠三角地区外向型经济增长。另一方面,10多年来我国产品出口遭遇贸易摩擦增多、劳动力供给下降、比较优势减弱、环保压力上升等挑战,需要进行战略性调整。以内循环为主,不仅因为脱钩或疫情下的产业链供应链困局倒逼,也是更深层次改革和更高水平开放的必然选择。从新常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再到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是党中央审时度势、顺应潮流提出的发展战略。从发展规律看,一个大国的发展,无不将国内市场作为立足点和侧重点。近年来,我国的外贸依存度在逐步下降。2018年第一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成功举办后,每年一届的进博会影响不断扩大,标志着我国开始向进口大国迈进。因此,要深入学习、坚决贯彻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顺应市场需求变化,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性地位,推动广东“十四五”时期高质量发展。

  要坚持供给侧和需求侧有机结合

  构建新发展格局着力于从供给侧和需求侧两端同步发力,实现供给侧和需求侧有机结合。一方面,要坚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战略方向,全面优化升级产业结构,增强供给体系的韧性,提升供给体系对国内需求的适配性,形成更高效率和更高质量的产出,使供给结构更好适应需求特别是消费结构的变化;另一方面,要从需求端发力,坚持以扩大内需为战略基点,使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环节更多依托国内市场,形成更高水平的动态平衡。

  就国内大循环而言,14亿人的消费构成了一个巨大市场,同时我国具有完备的制造业体系、完整的产业链供应链体系,具有超强的经济韧性和超大的发展潜力。从国内国际双循环看,全球化趋势不可逆转,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市场,世界各国的发展也离不开中国市场,国际贸易在各国商品的“互通有无”是全球发展的共同需要。广东作为国内经济体系的重要支撑保障地和高水平对外开放门户枢纽,具备了参与国际合作和竞争的优势。与此同时,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依然存在,地区差异正是发展的潜力所在。要围绕畅通“供给—消费—供给”的有效循环,打通堵点,补齐短板,消除痛点,把高质量发展贯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环节,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的动态平衡。在构建新发展格局中,不仅聚焦服务强大的国内市场,更要坚持高水平的对外开放,在加快“引进来”和“走出去”中寻找新的广阔的发展机遇,提升畅通经济双循环的效率和水平。

  要瞄准服务构建新发展格局的战略支点

  构建新发展格局的战略支点在于创新驱动,必须更加强调自主创新,全面加强对科技创新的部署,集合优势资源,有力有序推进创新攻关的“揭榜挂帅”体制机制,加强创新链和产业链对接。

  广东作为创新的前沿阵地,将理论创新、制度创新、技术创新放在重要位置,在推动产业链供应链创新方面进行探索,形成了创新驱动发展的比较优势。未来,广东必须把创新驱动作为发展的第一要务,加强科技创新“以点带线扩面”的有效突破,推动从核心技术受制于人向以我为主、自立自强转变,从产业链供应链不完整、不稳固向安全自主可控转变,从被动接受规则向主动参与规则制定转变,提升创新能力、竞争力和综合实力,在国家构建新发展格局中扛起广东担当、再创广东优势、再展广东奇迹。为此,广东要强化四方面的功能:一是强化支撑功能,增强产业、消费、投资、外贸、安全等领域的支撑力;二是强化联通功能,拓展国内经济纵深,联通国际市场,打造国际交通枢纽,形成联通内外的贸易、投资、生产、服务网络;三是强化撬动功能,发挥重大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传导放大效应,加快推进深圳综合改革试点,打造创造型引领型改革品牌,加快形成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四是强化引领功能,在碳达峰、碳中和的远景目标下开拓进取,不断降低单位GDP的污染物和温室气体排放强度,并在全国率先达峰方面探索新路径、创造新气象。

  要优化服务新发展格局的制度安排

  资本市场、技术市场、劳动力市场、土地市场和能源市场等,均是支撑地方和企业发展的基础。要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发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保障国内要素市场得到充分发育,尤其要解决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创造公开、公平、合理的市场秩序。在科技创新、理论创新、制度创新和文化创新中不断迸发出智慧的火花,形成创新驱动经济增长的智能、高效和持久的支撑,实现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

  作为对外开放的重要门户,广东要对标国际一流营商环境,破除要素流通的体制机制障碍,实现改革与发展的高度融合、互相促进,要建立扩大内需的有效激励制度。广东要继续当好改革开放排头兵和创新发展先行者,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形成先发优势,成为商流、物流、资本流、信息流和知识流等要素禀赋流通速度最快、效率最高的国际贸易中心。广东要加强科技、科教、产业等技术创新基础设施建设,发挥人才在技术创新中的主观能动性,支撑科技研发、产品研制,实现产业化。通过跨界创新,聚焦城市公共产品与公共服务领域创新创业孵化,通过风险投资、绿色金融和项目孵化机制,为公众、企业提供服务和支持。

广东要善于把握大势,用“正确的办法做正确的事”,既要发挥比较优势做足长板,又要在发现短板中寻找机会,增强机遇意识、风险识别和管控意识,善于在危机中育先机、于变局中开新局,依靠改革激发市场主体活力,焕发澎湃动力,增强发展动能,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中走在前列、创造新的奇迹。

(作者分别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湘潭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

 ——摘自《南方杂志》2021年4月11日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台港澳文摘》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李 青    副主编: 王坚方    校对:徐冉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