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构建中国话语 讲好中国故事 坚定中国自信——读张维为《这就是中国》

作者:尹胜   《教研信息》2020年第5期  录入日期:2020/5/15   

              

 长期以来,无论是在官方、学术界、民间,都存在一定程度上对西方话语的迷信,包括对西方的政治制度、市场经济和文化的崇拜,很多人认为与世界接轨就是与西方尤其是美国接轨,改革开放的方向就是私有化、市场化和民主化。这种情况造成中国人在理论上、制度上和文化上的不自信,甚至自卑,张维为《这就是中国》重要目标就在于重塑中国话语、树立中国自信。中国人的不自信,在一定程度上是近代以来中国现代化过程中不断向外国学习的过程中形成的现象。向先进国家学习一直以来都是中国先进分子救亡图存的重要方式,从学习英国、德国、日本的君主立宪,到学习法国、美国的民主共和,再到以俄为师走社会主义道路,甚至改革开放在一定程度上也都可以看成是向美国学习市场经济模式。向先进国家学习可以说是近代以来中国走向现代化的捷径,但这种方式有好的方面,也有不好的地方。好的方面在于这种拿来主义拿来就可以用,凡是先进的东西都直接拿来用,以求迅速赶上世界水平,改变落后状况。但是这种拿来主义很大程度造成中国人对自己传统制度、文化的摒弃,造成一种迷信外国先进经验,盲目崇拜西方,中华民族传统制度、文化失去自信心的结果。更为严重的是,在学习外国的过程中往往出现照抄照搬的教条主义倾向,西方的制度和发展模式产生于西方的社会经济和历史传统背景,搬到中国出现了很多水土不服的现象,所以中国的革命、建设和发展始终还是要以中国实际国情为出发点,找到适合自己国情的道路。

在处理学习外国和尊重本土经验的关系上,中国共产党进行了一系列的探索。革命时期的教条主义导致重大失败后,毛泽东提出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这个重大命题,强调将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与中国实际相结合,实事求是反对教条主义,自此中国革命走上了正确道路。新中国成立以后,“一五”计划时期出现了照抄照搬苏联建设模式的教条主义,毛泽东提出了“以苏为鉴”,学习外国经验的时候一定要独立思考,探索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的第二次结合,找到适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因此,毛泽东时代的建设可以视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先行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更是根植于中国社会主义的建设和改革实际,没有放弃社会主义道路,也没有坚持以往较为僵化的发展模式,而是根据实际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不断坚持向西方学习先进经验,引进了大量的市场经济和民主制度的理论,西方话语体系成为学术界的主流话语。西方话语在学术界渗透最深的就是政治学、经济学、新闻学和法学,因此学术界有明显的崇美情绪,这些领域里面占主导地位的都是西方的理论体系,很少涉及或者根本不谈及马克思主义的领导地位长期以来讲经济学就是指西方经济学,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始终处于十分边缘的位置,讲政治学也是西方民主政治理论和西方政治思想史,而马克思主义长期没有处于指导地位在新闻自由和法学理论中,党管媒体和党内法规一直都是受到排斥的。所以,中国的人文社会科学要跳出西方话语,构建中国话语,才能做到学术上的自信,而不是跟在西方学术的后面做一个学术上的搬运工。从本质上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伟大实践本身就是具有原创性的,中国是一个历史悠久、体量巨大的超大型国家,如何发展和进行治理本身就是一个全新的课题,很多问题并不能从西方现有的理论中找到解决答案。伟大的实践孕育伟大的理论,基于中国发展和治理的自身独一无二的实践经验,是能够产生出具有原创性的人文社会科学理论,在这一方面应该有理论和文化自信的。

张维为在书中也指出构建中国话语本身包括三个层次:官方话语、学术话语和民间话语。官方话语带有浓重的意识形态色彩,虽然在中国主流媒体中占有强势地位,但是在日益开放、新媒体迅速发展的新时代背景下,官方话语在民间和网络舆论中并不占据主导地位,因此如何使马克思主义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得到青少年和全体人民的认同还需要进一步努力。在这一方面,学术话语可以发挥其优点,比较中立、理性的话语方式,有利于在普通群众和学生群体中进行传播,也易于被人接受,知识分子的理论建设更加有利于从基础理论的根本上颠覆和解构西方话语的神话。因此,理论学术工作者一方面必须学术化,避免简单的重复的意识形态话语,以扎实的资料来源和理论论证,来赢得受众的认同,而非停留在意识形态式的表态和宣传层面。另一方面,学术的话语虽然与政治的话语有一定的差别和距离,但学术是讲究立场的,并非完全的价值中立,选择资本家和精英分子立场,同选择人民群众甚至底层群众的立场,所得出的理论是截然不同的。因此学术并非简单的为政治服务,“用学术讲政治”也并不是把学术变成政治的婢女,而是要求学术必须选择人民的立场,坚持学术的人民性。然而,学术有时离群众的日常生活太远,不易走入人民群众心中,因此构建民间话语,用讲故事的方式才能将社会主义的价值观内化于心,起到政治和学术所达不到的大众化的作用。张维为这本《这就是中国》的成功一方面就在于他的学术理论坚持了中国本位和人民本位,做到了用学术讲政治;另一方面在于张维为的语言风格大众化,用讲故事的方法、学术理论的语言中西文化和制度进行了对比,群众和学生易于接受,真正达到了符合构建中国话语,“讲好中国故事”,最终坚定“中国自信”的目的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台港澳文摘》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李 青    副主编: 王坚方    校对:徐冉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