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资本论》中的虚拟资本理论研究

作者: 朱炳元 陈冶风   《教研信息》2019年第7期  录入日期:2019/7/22   

资本是《资本论》的核心范畴。在《资本论》中,马克思不仅研究资本的本质,而且研究资本的具体形态;不仅研究工业资本、农业资本、商业资本、借贷资本等现实资本,而且研究股票、债券、证券等虚拟资本。股票、债券、证券等有价证券本身是没有价值的,它们只是现实资本的所有权证书,是现实资本的“纸制复本”,是想象或者虚构出来的资本,所以被称作“虚拟资本”。虚拟资本作为所有权的资本与工业资本、农业资本、商业资本和借贷资本这些现实资本一起存在,并且共同发挥作用。

一、《资本论》中虚拟资本理论的文本状态

《资本论》的研究方法是从抽象到具体的方法。关于虚拟资本的论述就集中在第3卷第5篇《利润分为利息和企业主收入。生息资本》的内容中。众所周知,马克思在世时只出版了《资本论》第1卷,但是留下了第2卷和第3卷手稿。《资本论》第2、3卷是恩格斯根据马克思的手稿编辑出版的。

用今天的眼光来看,《资本论》中的虚拟资本理论与劳动价值论、剩余价值论、资本积累论、平均利润率理论等加以比较,还谈不上是非常系统和完整的理论,还有进一步完善和深化研究的空间。造成这一情况的原因是:首先,《资本论》第3卷还只是一个草稿,恩格斯在编辑时为了忠于原文,没有对它作出大的变动,只是进行了一些必要的移动和增加了一些必要的连接。更加重要的原因是,每一个特定的理论都只能回答当时面临的最紧迫的问题。马克思在写作《资本论》第3卷时,虚拟资本与工业资本、农业资本、商业资本等现实资本比较起来,还不是非常普遍和经常存在的现象。因此,对虚拟资本进行具体和深入的论述还不是一个非常紧迫的需要加以解决的问题。

按照马克思原来的写作计划,在完成了《资本论》的写作任务以后,还要继续写作《资本论》续篇,即在完成了资本一般的写作任务以后,再进一步阐述竞争、信用和股份公司等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在银行货币领域的具体表现形态,从而完成原来设定的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宏大写作计划。如果能够完成这个写作计划,我们可以认为,关于虚拟资本的完整和系统的理论体系也就产生了。不过,《资本论》第3卷中的虚拟资本理论为我们研究资本演进的内在逻辑、研究当代资本主义的新变化提供了坚实的理论基础。今天,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虚拟资本发展非常迅速,成为十分普遍的现象,这是资本主义发展的新阶段和新变化,需要我们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对资本主义的这一新现象加以深入研究。尽管《资本论》中的虚拟资本理论还不完整、不系统和不全面,但是却对虚拟资本进行了非常深刻和精辟的理论阐述,为后人进一步研究虚拟资本打下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二、虚拟资本的形成逻辑

早在简单商品经济条件下,商品买卖的延期付款、货币作为支付手段来发生作用的功能,已经产生了早期的商业信用。商业票据在其有效期之内,可以被当作支付手段来使用,或者用于购买商品,或者用来偿还债务,它们在实际上形成了一种能够起到流通作用的商业货币。这正是货币走向虚拟化的一般基础和基本条件,为资本转化为虚拟资本提供了可能性。

支票、汇票和期票等的支付凭证,被马克思统一概括为“票据这个总的范畴”,它们可以代替货币执行流通的职能。这种票据还可以用来抵消商品交易之间的差额,从而实现买卖双方的平衡,因此减少流通中所需要的实际货币数量。这种票据的收益是定期的、有规则的,因而它具有资本的属性。这种票据本身没有价值,它们只是一种能够定期获得利息收入的凭证和所有权证书,因而是虚拟的。

三、虚拟资本的存在样式

虚拟资本的产生是资本主义发展的必然结果,因为只有通过虚拟资本这种形式,资本才发展到它的纯粹形态,真正和充分地表现为带来剩余价值的价值的本来面目。马克思在《资本论》第3卷第5篇中,具体分析了当时存在的四种虚拟资本的形式。

其一,国债券。国债券是指资本主义国家由于财政上的需要,向社会上的资金所有者的举债或者说是借的钱,从而发给资金所有者的债务凭证,即所有权证书。

其二,股票。股票是单纯的所有者占有资本份额的所有权证书,代表着在股份公司中实际执行职能的现实资本。

其三,各种商业票据。商业票据代表了商业信用,是职能资本家相互之间的支付凭证。如果这些票据通过背书在商人之间相互流通,那么,即使没有货币介入,也照样可以进行结算。

其四,银行存款。银行存款从来就不是被银行作为现金放在金库或者保险柜中保存起来的,而是被银行家贷出去执行资本的职能了。留存在银行的已经不是现金,而是各种存款的票据和凭证。

四、虚拟资本的独特性质

虚拟资本是资本追逐利润本性带来的必然结果,是资本从初级阶段向高级阶段发展的必然现象。与一般资本相比较,虚拟资本有如下基本特点。

第一,风险性。以虚拟资本为主体的金融资产不是投入到实体经济的生产和流通中去,资金的收益也不是来自实体经济,而是在金融衍生品中不断地变化而获得收益。强大的投机心理和赌博游戏又加大了虚拟资本的风险。

其二,投机性。金融资本家是利用他人的财产而不是自己的财产来投机的,因而具有更大的冒险性和危害性。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投机者是成功的,还是失败的,都会导致资本的大规模集中,导致社会贫富差距迅速扩大。

第三,寄生性。在虚拟资本的形式下,资本主义生产过程消失了,我们看到的是生产利息的票据,是离开了生产过程仍能够实现自我增殖的价值。实际上,虚拟资本的利润仍然源于实体经济,只不过作为虚拟资本所有者的资本家,不仅占有了实体经济中劳动者的劳动,而且也分割了实体经济资本家的一部分利润。

五、《资本论》中虚拟资本理论的现实启示

把《资本论》中的虚拟资本理论与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实践统一起来进行把握和理解,我们可以得到如下启示。

第一,现代市场经济是“虚”“实”并存的经济体系。在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虚拟资本的存在和发展是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虚拟资本的适度发展有利于促进资金的有效配置,分散和规避风险,促进实体经济的发展。

第二,要防止我国经济发展脱“实”向“虚”。我们既要看到虚拟资本对发展实体经济的支撑和融合,又要看到虚拟资本脱离实体经济孤立和盲目发展所带来的风险和危害。经济过度虚拟化和金融化将会造成难以控制的经济不平衡和不稳定。

第三,要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所谓“系统性”风险,是指波及范围广、涉及领域多、对经济社会带来巨大影响的全局性风险。国内外金融发展的客观事实证明,在现代市场经济条件下,一般的、局部的风险是很难避免的,但是不能让它演变成为全局性和系统性的风险。

——摘自中国社会科学网2019年5月28日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台港澳文摘》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李 青    副主编:何 宣 王坚方    校对:王元秋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