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李帛教训

作者:崔 庆   《教研信息》2019年第1期  录入日期:2019/3/8   

李帛教训

                                                                     

秦惠文王更元七年(公元前318年),秦国的东线战云密布,魏国相国公孙衍联合魏、赵、韩、燕、楚五国,合纵攻秦,兵锋直抵函谷关。秦国不敢丝毫马虎,派遣宗室名将、庶长樗里疾率领秦军精锐全力御敌。但是,此时秦国的后方却暗藏巨大风险,义渠正在等待奇袭的最佳时机。

卧榻之侧

义渠是古老的戎族部落,从殷商时代起就雄居一方,主要在泾水以北活动。秦立国之后,四周边戎狄环绕,义渠、大荔实力最强,“筑城数十,皆自称王”。义渠位置特殊,紧邻秦国北方,向南一马平川,可直抵关中平原,是秦最难缠的对手之一。

厉共公时代,秦消灭大荔之后,又攻伐义渠、“虏其王”。但义渠与位于洛地的大荔不同,拥有广阔的后方回旋余地和强大的再生能力。其后百余年间,义渠和秦时有摩擦,像一块牛皮糖,顽强地黏附在西北方向,有时甚至能够主动攻秦。到了惠文王时代,秦经过商鞅变法,国力大增,急速向外扩展,与义渠的矛盾更加突出。

公元前335年,义渠乘秦进军韩国宜阳,在洛水大败秦军,给刚刚行过冠礼的惠文王送上了一份“见面大礼”。血性秦王岂能善罢甘休,惠文王七年(公元前331年),秦借义渠内乱之机,起兵攻伐,占领了义渠都城,其王臣服,秦乘势在义渠之地“置县”。此战看似解决大麻烦,但表面暂时的平静之下是暗流汹涌,义渠一时服软,保存了有生力量,准备伺机再动。

指东打西

惠文王初期,秦致力于巩固河西之地,对魏国步步紧逼,在公元前328年取得了重大进展,魏国将上郡十五城全部献给秦国,彻底退到黄河以东。随后,秦国加快了消化河西的步伐,于公元前324年修筑了上郡塞。此举不仅一箭双雕,而且暗中“指东打西”。一方面,上郡塞加大了秦在河西的战略纵深,与少梁城一起形成针对魏国的攻守兼备体系;另一方面,上郡塞阻隔了义渠东进之路,缩小了包围圈,明显有“打吃”之意。

惠文王更元五年(公元前320年),秦王亲临上郡,“王游至北河”。北河是黄河在现今内蒙古地区由西向东流的部分,位于义渠领土的正北方。秦王视察北河,绝非为了领略自然风光,而是在进行战略侦察,试图从南、东、北三个方向压迫义渠。留给义渠的时间不多了。

意外之失

公元前319年,就在秦王视察北河第二年,深感寒意的义渠王出访魏国,面对共同的对手秦国,谋求“抱团取暖”。魏国非常重视义渠的来访,魏相公孙衍极力拉拢、亲授机宜。他告诉义渠王,如果秦国和六国相安无事,就会毫无顾忌地攻伐义渠;如果秦国主动和义渠交好,那一定是和六国发生了激战,这就是义渠骚扰进攻秦国的最好时机。

说者有意,听者用心。此时的义渠王是贤能之主,心领神会,决意和魏国一西一东遥相呼应。机会很快就来了。公元前318年,秦与五国联军大战在即,为了防止义渠在背后“捅刀子”,惠文王听取了谋臣陈轸的建议,用金钱美女重贿义渠,试图通过外交途径获取后方暂时的稳定,然而这一举动恰恰暴露了自身软肋。

秦国的主动示好适得其反。按照与魏国的约定,义渠王得到了开展行动的明确信号。义渠精锐出其不意,从西北方向发起进攻,在李帛之战中击败秦军。此时,秦虽然经过献公、孝公、惠文王三代人的励精图治,国力大增,但仍不具备同时打赢两场战争的能力。

辩证法则

玩鹰的反被鹰啄了眼,秦痛定思痛,军国大事不能有任何侥幸。秦军在东线的修鱼之战中彻底击溃魏、赵、韩联军主力后,便静心着手解决义渠问题。惠文王更元十一年(公元前314年),休养三年的秦军大举出动,攻伐义渠,一鼓作气占领25座城池,义渠元气大伤,算是对于李帛之战的回应。

胜败乃兵家常事,李帛之战并非战略对决的大战,但此战的教训深刻,犹如当头棒喝,恰到好处地警醒了秦国决策层。义渠之于秦,有如中山之于赵,皆是“心腹之患”。想要真正解决问题,外交是辅助手段,实力实战才是关键,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外交和谈判更得不到。李帛之战的另一个教训是,外交原则可以简单明了,但是外交动作决不可以一目了然,以防受制于人。实力为主、外交为辅,“为辅”不是消极等待,而是积极创造条件,虚实相动相生,主次相辅相成,才是成熟大国的应有之态。

李帛之战后,秦国在稳步提升实力的同时,更加重视外交行动的精细操作和结果导向,策略越发灵活、讲求实效。惠文王时代后期,战略架构大师张仪演绎出令人眼花缭乱的外交“神话”,同时配合凌厉的军事行动,极大地削弱了魏、楚两国,获得了丰厚回报。

秦与义渠的故事没有在惠文王时代结束,李帛之战的教训影响深远。秦与义渠交战,少见斩首记录,可能蕴含更深层次的考量。义渠地广民悍,秦要消化这块“硬骨头”,不仅要占领土地,更要收编民众,将之真正纳入帝国体系。这难以一蹴而就,却是治本之策,武力和怀柔两手不可偏废。昭襄王时代,秦在甘泉宫击杀义渠王,其部没有发生哗变和动荡,可知秦在感化收归义渠方面已经取得了重大进展。秦自李帛之战后,更加重视实力法则和辩证法则,整体战略常有神来之笔,为迎接快速成长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摘自《学习时报》20181210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台港澳文摘》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李 青    副主编:何 宣 王坚方    校对:王元秋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