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维护金融稳定要加强全球政策协调

作者:王广谦   《教研信息》2019年第1期  录入日期:2019/3/7   

维护金融稳定要加强全球政策协调

◎ 王广谦

 

2008年的金融危机发生得很突然,传播得很快。国际社会采取的四点应对措施给我的印象最深:一是加强全球政策协调;二是大多数国家实行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三是推动布雷顿森林体系金融改革;四是加强全球金融监管和各国改革。  

第一,加强全球政策协调。发挥二十国集团(G20)的作用,G20的成立和升级与金融危机相关,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后促成其成立。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引起全球危机,使得G20上升到首脑峰会的级别。中国应对亚洲金融危机做得非常好,我们承诺不贬值,不进行货币贬值竞争。2008年危机发生时中国参与积极讨论和协调,采取一系列政策,也是我们融入全球社会的重要一步。实践证明,加强全球政策协调对走出危机,应对挑战和促进世界经济的恢复与繁荣有重要作用。  

第二,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危机发生后,主要国家先采取紧急和特别的措施支持稳定金融资本市场,紧接着实行宽松货币政策。同时,采取宽松的财政政策刺激经济。美国连续实行四轮,投放基础货币超过3万亿美元。日本同样,欧洲更宽松,大部分国家都是如此。  

中国积极参加全球政策的协调与配合,并且结合2008年国内发展的实际情况启动4万亿元人民币刺激计划。4万亿元计划使得2009年的货币量增长达到26%~27%,之后达到17%~18%。总体来看,2008年之后到现在的10年间,全球的经济刺激有33万亿元,中国占一半。这与中国经济增长率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接近一半是一致的。虽然全球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带来全球资产价格大幅上涨、产能过剩和经济结构调整难度加大,通货成本压力上升,但特殊时期应对严重通货膨胀,政策对全球迅速走出危机发挥了重要作用。  

第三,布雷顿森林体系的改革。布雷顿森林体系有两方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负责金融稳定,世界银行(WB)负责发展,成立国际贸易组织。三大机构支撑全球主要的经济宏观政策。IMFWB在应对危机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IMF对困难国家进行救助,WB推出很多项目。更重要的是改革,增加了两大机构的资金总量,调整份额与权重。  

第四,金融监管与改革。金融监管标准提高,2008年以后升格的金融稳定委员会起很大的推动作用,第一批选择29家全球具有系统重要性的银行进行监管,提高它们的标准。推进金融市场改革,加大复杂金融产品在内的金融市场透明度、投资者保护等,扩大金融监管范围,把所有金融产品对冲基金等植入监管之内。在监管方面有合作,不光是政策合作,监管也有合作。  

前十年的量化宽松政策,使得全球货币存量大幅度上升,长期内会积累新风险,需要处理好世界经济增长和全球金融稳定之间的平衡。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这是很多国家的共同问题。据国际金融协会的统计,截至2017年第一季度,全球债务总额是217万亿美元,是全球GDP3.27倍。  

我提几点意见:第一,继续推进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原来的货币体系既然解体,全球浮动汇率应该加快改革,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根据各国的经济在全球经济中的占比,以及国家对货币的管理能力,使国际货币多元化。  

第二,反对贸易保护主义。世界需要开放的贸易和投资体制,有效的竞争市场,受到有效监管的金融市场。如果贸易出现问题,对投资和金融会产生影响,需要发挥作用。  

第三,加强国际协调。G20会议的协调作用很明显,非常有成效,应该积极地发展。全球协调框架不要轻易地被推倒重来,要稳健地进行调整,不断地完善,使得全球金融稳定有好的框架及好的基础。

——摘自《第一财经日报》20181120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台港澳文摘》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李 青    副主编:何 宣 王坚方    校对:王元秋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