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国际对标促进粤港澳大湾区开放合作

作者:邓江年   《教研信息》2018年第12期  录入日期:2019/1/3   

粤港澳大湾区定位于全球一流湾区、世界级城市群,代表中国参与全球高端竞争,为世界探寻区域合作难题的解决方案。为此,粤港澳大湾区需要对标世界三大湾区和欧盟、北美自贸区,借鉴其在湾区管理、市场和产业共建、城市协调、制度对接等方面的有益经验,建设世界第四大湾区和内部版自贸区。

对标世界三大湾区。全球最著名的湾区当属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东京湾区,并称为全球三大湾区,均为国际航运中心、金融中心、创新中心,是当今世界经济的执牛耳者。与三大湾区相比较,粤港澳大湾区在人口聚集、建成区规模、基础设施建设甚至贸易规模、航运流量、GDP总量等方面都等量齐观,但是在国际影响力、服务功能、创新能力、环境品质等方面却难望项背。总体上看,三大湾区已经跨入服务经济、创新经济发展阶段,而粤港澳大湾区尚处于港口经济、工业经济发展阶段。虽然有高度发达的港澳和国际新兴创新中心深圳,但粤港澳大湾区62%的服务业比例距三大湾区83%以上的服务业比例仍有较大差距,2万美元的人均GDP和0.24亿美元的地均GDP(平方公里)也远低于三大湾区7.4万美元和0.9亿美元的平均水平。当然,相比三大湾区,粤港澳大湾区也呈现出空间大、速度快的优势。粤港澳大湾区陆地面积分别是纽约湾区、东京湾区、旧金山湾区的2.6倍、1.5倍和3.1倍,经济增速分别是它们的2.26倍、2.19倍和2.93倍。如果速度不变,5年后粤港澳大湾区将成为全球经济总量最大的湾区。

世界三大湾区作为全球一流湾区,在湾区管理、城市定位、创新驱动等方面具有丰富经验。湾区管理方面,纽约湾区和旧金山湾区实行邦联制,通过建立跨区域专项事务非政府组织,协调各地方政府间的合作与冲突,对湾区公共事务进行分项治理,如旧金山湾区的海湾区保护和开发委员会负责专项建设管理;而东京湾区则实行联邦制,地方政府让渡部分公共权力,建立城市群区域管理机构,协调湾区公共事务,如东京湾地方政府共同组建运输省,协商管理港口群规划协调问题。城市定位方面,核心城市引领带动、圈层(带状)扩张辐射是湾区发展的典型特征。纽约湾区的纽约+波士顿、费城、巴尔的摩的“一核三港”格局,旧金山湾区的旧金山、圣荷西、奥克兰+硅谷的“三核一谷”格局,东京湾区的东京+京叶、京滨的“一核两带”格局都是这种城市群结构。在创新驱动方面,三大湾区均是全球重要的创新要素配置枢纽,尤以硅谷最为突出。自由流动的制度环境和宽松的创业环境吸引优质资源和要素不断涌入,成为创新和活力源泉。硅谷60%的工作人员来自世界各地,50%以上的专利来自移民和外籍研究人员。这些都是志在建设全球第四大湾区的粤港澳大湾区未来发展需要借鉴、汲取和学习的方面。

对标欧盟、北美自贸区。虽然与欧盟、北美自贸区是多个主权国家组成的联盟体不同,粤港澳大湾区是一个主权国家下多个地区组成的联盟体,但在推动经济合作、共同市场、共建共享、制度对接等方面仍有很多共同点。作为走在世界最前面的两大自贸区,欧盟和北美自贸区的有益经验仍值得我们学习与借鉴。欧盟从1957年—2003年经过46年的努力,从欧洲煤钢共同体、关税共盟到共同农业政策、财税政策,从欧洲货币体系到统一大市场和欧元的正式流通,欧洲逐步完成了由经济一体化的低级形式向高级形式发展的演化,成员国之间的贸易障碍得到消减,降低交易成本,加速资本自由流动,优化区域内资源配置。北美自贸区在1994年1月正式启动,是世界上第一个由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组成的经济一体化集团。北美自贸区通过推进贸易自由化、投资自由化、劳务合作、知识产权保护、环境保护等一系列政策安排以及灵活、有效的争端解决机制,实现了区域内垂直分工,促进了美加墨3国贸易发展,缩小了墨西哥与美加经济发展差距,一定程度上也帮助了成员国有效抵御经济风险,缓解经济发展中产生的其他矛盾。

欧盟和北美自贸区没有高于主权国家的组织,正因此,近些年内部也开始出现了一些问题。但粤港澳大湾区是在一个主权国家下的区域组织,具有欧盟、北美自贸区不可比拟的优势,可以建设成为全球最好的自由贸易区。仿效欧盟和北美自贸区,粤港澳大湾区各方之间必须高度相互信任,探寻共同利益的合作点,为构建共同市场体系,彼此自愿地约束自己的部分经济权益甚至相互对等地分享或让渡一部分经济权益。设立国家层面的超区域组织协调机构来保证粤港澳大湾区的制度化合作,打破行政界限的束缚,为实现“行政区域”向“经济区域”转变提供制度保障。推动国家和地方立法,探索各城市之间社会治理制度的对接和整合。欧盟针对各国经济发展水平的差异建立了消除地区差距和贫困的机制,对相对落后国家产业进行保护和扶持。美加墨之间也实行了部分商品不同关税率和差别化的取消贸易壁垒的措施。粤港澳大湾区内部发展不平衡,差别化、渐进式措施是必要选择,可从具体的经济合作项目开始,逐步扩展到湾区内部劳动力的自由流动、服务业的自由流动、政府所提供服务的自由流动,到最后居住空间的自由流动等。

(作者系广东海上丝绸之路研究院执行院长、研究员)

——摘自《南方日报》2018年11月19日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台港澳文摘》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李 青    副主编:何 宣 王坚方    校对:王元秋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