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融入时代交响,记述伟大复兴——对话《中国改革开放全景录·广东卷》作者张承良教授

作者: 沈 舒   《教研信息》2018年第12期  录入日期:2019/1/3   

【新书出版背景】《中国改革开放全景录》是由中央党史研究室和人民出版社联合策划编写,曲青山、黄书元主编的一套全方位呈现中国改革开放40年波澜壮阔的发展历程。这套丛书规模宏大,全书32卷,其中1部中央卷、31部地方卷,共约650万字,编写出版工作由人民出版社牵头,与各地方人民出版社共同组织完成。该丛书得到习近平、栗战书、王沪宁、丁薛祥等中央领导人的批示,纳入中央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的总体安排,同时被列入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国家主题出版重点出版物。这套丛书的子项目《中国改革开放全景录·广东卷》由南方出版传媒、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广东省委党校社会和文化教研部张承良教授独著。新书将于2018年12月与广大读者见面。

 

广东是中国改革开放“先走一步”的地方,是中国改革开放最浓墨重彩的华丽篇章之一,张承良教授承担的《中国改革开放全景录·广东卷》是丛书中重要的部分。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这一节点上,广东如何总结经验,面向未来,沿着改革开放之路坚定地走下去,向着更深更广的领域不断开拓不断攀高,这是大家都在关心、思考和讨论的问题。我们与张承良教授进行对话,请他来谈谈图书撰写及相关的一些话题。

问:张教授,您好!欣闻您承担的2018年国家主体出版重点出版物子项目《中国改革开放全景录·广东卷》即将出版,可喜可贺!请问您是什么时候开始这个项目的写作的?

张承良:我尽量简短些谈一下写作的缘起吧。对当代重大题材的关注,一直是我的兴趣点之一。2008年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之际,我与人合作出版了主题图书《春天纪:改革开放30年的真实记录和鲜活映像》,这应该是此次能够跟出版社达成合作的一个重要机缘吧。《中国改革开放全景录·广东卷》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最初的准备工作,到2017年3月份与出版社签订合同启动写作,到今年4月份完成初稿,再加上近几个月根据省委党史研究室、中央党史研究室等部门审稿意见的数次修改,前后花费差不多两年多的时间了。

问:用两年时间打磨,几易其稿,真可谓是呕心沥血啊!新书是如何撰写广东改革开放这40年的?

张承良:《中国改革开放全景录·广东卷》20多万字,说实话,要在这样的篇幅里面全景式地呈现40年的广东改革开放,难度很大。人民出版社除了对写作的总体定位和写作风格有一个基本的意见外,并没有对各省的写作体例做更多限定。对此,我在后记中对书稿的写作逻辑进行了解释:“为改革开放40年撰写实录,时间跨度长、所涉及的内容领域复杂繁多,要在一部20万字的书里予以呈现,既要体现‘全景’的特征,体现历史的丰富感,又要提纲挈领,突出脉络和主线,这是一个挑战。这也决定了写作必须站在一个更高的视点上,把握全局,呈现改革开放40年的整体面貌;同时,又要透过纷繁的历史表现,披沙沥金,选取最具代表性的事件,予以尽可能的‘场景再现’”。

问:这个目标达到了吗?

张承良:我个人觉得一定程度上还是达成了,这在书的框架里面也有体现。在章节布局上,我希望能将广东改革开放40年历史向度和广东珠三角及粤东西北区域空间向度的双向关注“粘合”起来,遵循丛书提出的编写原则,同时,尽可能地呈现历史现场及相关的重要细节。第一章主要呈现广东改革开放最初启动和开局的艰难与精彩,第二章聚焦改革开放初期体制改革的突破与收获,第三章以深圳为样本表现广东改革开放最浓墨重彩的部分,第四章以珠三角改革开放突围的成功来作为广东改革开放在整体上面上的呈现,第五至第八章分别从经济创新发展(突出自主创新)、文化改革发展、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的纵面来表现广东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第九章以区域协调协同开放发展新格局来作为收束,使聚焦点重新回到广东发展全局的视野上来,以此展望广东发展的未来路径与可能。

同时,将基础性领域的重要工作,如党的建设、反腐、司法体制改革、人才体制改革等等,采用了背景化的处理方式,将它们融入到相关章节中作为背景或组成部分予以呈现。

问:在印象中,您这些年一直在不停地写作,每一两年就会出版新作,请问是什么力量在推动您这样做?

张承良:我想这也是一种开展研究的方式吧。其实,人总是有惰性的,如果没有一个外在的力量去推动,许多研究可能都会停留在想法的阶段,而没有进一步的落实。盘点一下我近十年来的科研成果,我发现基本上都离不开十多年前种下的“因”。其一,因为讲授公共管理和人际管理方面的课程,后来在2008年中标了省委组织部、省委党校、省人事厅组织编写的公务员公共管理能力培养系列丛书之《沟通与协调能力的培养》教材的编写,也才有后来2013年国家行政学院出版社出版的《专业技术人员沟通与协调能力的提升》,被陕西、西藏以及江浙等一些地区纳入专业技术人员继续教育公需课指定教材。其二,因为编写《东莞九章》《广西九章》《上海九章》《珠海九章》等地域文化读本,从而拓展了一些地方文化建设课题研究和策划项目,以及对于区域竞争发展背景下文化软实力建设的理论思考,比如《向海而兴:一带一路视野中的广西发展战略》《广东香道》《广东文艺观察(2015-2016)》等。其三,因为《春天纪:改革开放30年的真实记录和鲜活映像》这样时代题材、重大题材的写作及后来的持续研究,才有了现在《中国改革开放全景录·广东卷》的出版。

问:把广东改革开放40年浓缩到一本书里,是何等的艰辛!

张承良:真是感同身受!但是当拿到自己新出版的著作,当接到下一部写作邀请的时候,作为党校的教师,也有义不容辞的职责所在,又不由自主地滑入新一次的写作任务中去了。

问:您这些年涉及的领域还是很广的,这会不会导致研究的泛化和专业性缺失?

张承良:真正有生命力的研究,一定要在现实的土壤里找到一个落点或曰“接口”。在寻找到这个落点之前,从宏观层面对当代经济社会发展有一个整体性的了解或研究,或者说将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宏观视野作为一项基础性的学术训练,是基本条件之一。我一直对曾经参加的一个会议印象深刻。那是在2010年左右的时候,我到浙江参加一个会议,在那次会议上,来自上海交大的胡惠林教授(他创办了中国大学第一个文化产业本科专业)分享他的学术经验,就认为曾经在上海市委党校做教师的经历,使他受益匪浅。概括来说,他认为由于党校教师工作岗位的要求,让他养成了从宏观的经济社会发展层面分析问题的习惯,以及关注现实扎根现实的“问题意识”。

问:要想真正做好专业研究的工作,还要以跨专业的知识积累作为基础,是这样的吗?

张承良:说心里话,回顾自己来党校近20年来的教学科研工作,觉得真是应该感谢党校教师这个岗位,以及党校对学术研究管理规范的氛围,使自己得以慢慢形成“宏观视野”和“问题意识”。其实,这些年的科研成果,在学术衡准那里,我的成果大多不是那么“高大上”的东西,而难免被归入“难登大雅之堂”,比如我以前出版的“九章”系列。但于我自己而言,因为是来自现实的、又是致力于解决现实问题的,所以内心也就自足、踏实。

正是因为有了前些年相对“泛化”的研究,现在对于专业研究其实是更加有一种边界感和方位感了,换句话说,对于自己所从事的专业研究在人文社会科学体系中所处的位置,理解上是更加清晰了。

问:能更加具体地说说这种新的边界感和方位感给您开展教学科研工作带来的好处吗?

张承良:学校这几年一直在倡导教学科研咨政一体化,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定位。在这样一个定位启发和指导下,我开始积极参与到一些研究型社会组织的活动里面去,尽量多地去参加广东地方经济社会文化建设的调研和实践,感觉还是蛮有收获的。

问:这些收获其实反过来对主体班的教学工作也形成积极的支持。

张承良:确实如此!因为在专业研究与地方文化建设实践之间找到了一种联系的渠道,所以专业研究一下子就变得鲜活起来了,它不再只是端坐案头冥思苦想的码字工作,而是基于生活体验和问题思考的逻辑展开;反过来说,理论指导的价值也得以在课题研究和项目实施中真正体现出来。这种收获,自然也会在主体班的教学中体现出来。

问:通过《中国改革开放全景录·广东卷》的写作,可以说是完成了一次对广东改革开放40年的整体梳理,请问这样的一次写作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张承良:毋庸置疑,用两年的时间来“吃这个苦”是值得的。首先,这次写作对我来说是完成了一次非常重要的学习,使自己较为系统地了解了中国改革开放以及广东“先走一步”的历史场景和发展逻辑;其次,这次写作,也使自己对于广东的发展现状有了一个更加全面的了解,对自己从宏观上理解中央和省的战略决策有了一个更为清晰的理解框架。

问:有没有一些更为具体化的成果呢?

张承良:目前来说,主要是在一些活动拓展的参与和组织上。今年在省社科联的领导下,利用我兼职任会长的广东青年社会科学工作者协会和兼职副院长的广东南方软实力研究院为平台,承接和组织了几个相关的项目。其一是在省社科联的“广东社科专家基层行”社科普及活动中开展了“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宣讲活动”项目,由我担任首席专家,组建了由社科专家学者组成的专题宣讲组,邀请原省委宣讲团朱新行副团长及省社科联有关领导把关,面向基层及省内高职院校开展系列宣讲活动,受到好评。其二是承担省直机关工委、省社科联、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广东广播电视台共同举办的“省市机关党员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知识竞赛”的出题和评委工作,担任专家组组长,顺利完成初赛选拔、半决赛、决赛的出题与现场评委工作。其三是与广东省文艺研究所合作《粤港澳大湾区文艺发展报告2018》,担任项目的第二负责人和首席专家,组建专家团队针对十四个文艺门类在大湾区各城市开展调研、撰写研究报告。

问:未来还有相关的写作计划吗?

张承良:目前正在推进一个新的写作计划,题目已经跟出版社有了初步的商定,叫做《广东再出发——十八大以来的广东改革发展》。以党的十八大为先声,以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新一轮改革方案为正式启动点,及至十九届三中全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目标,如何在更高层次更高水平上推进全面深化改革开放正在成为新的时代焦点。党的十九大报告曾70次提到“改革”;在2018年的新年贺词中,习近平总书记表示:中国将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为契机,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将改革进行到底。在这样的关键时期,“先走一步”的广东又该承担怎样的时代责任?该有怎样的时代作为?这也正是习近平总书记一再谆谆寄语广东的根本原因所在。广东“再出发”,我们作为党校教师,理应热情地关注和拥抱这新的出发,以自己的专业之长,去记录、推动这一伟大的进程,为全面深化改革的攻坚之战鼓与呼。

2018年11月 广州 黄华园)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台港澳文摘》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李 青    副主编:何 宣 王坚方    校对:王元秋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