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提高去杠杆的针对性

作者:娄飞鹏   《教研信息》2018年第8、9期  录入日期:2018/9/26   

7月31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和服务实体经济更好结合起来,坚定做好去杠杆工作,把握好力度和节奏,协调好各项政策出台时机。”国际清算银行的统计数据表明,我国非金融部门信贷与GDP的比例也就是杠杆率在2017年仅提高0.4个百分点,非金融企业的杠杆率降低6.1个百分点。这说明我国的杠杆率从快速提高转向趋于稳定,从杠杆率边际增速来说可以认为去杠杆取得了较为明显的成效。尽管如此,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仍是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的重点,结构性去杠杆是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重点。去杠杆仍要继续坚持,为了减少或防止去杠杆引发新的问题,需要在区分好杠杆和坏杠杆的基础上,根据形势变化采用不同的去杠杆措施,提高去杠杆的针对性,把握好去杠杆的节奏和力度。

如何看待杠杆作用

在经济领域,杠杆的实质就是以小博大,通过加杠杆的方式来扩大规模,实现更大的利润并推动经济发展。在正常合理的范围内,杠杆的存在有利于推动经济发展。但杠杆应用不当,甚至是滥用杠杆,就会对经济发展产生不利影响。从杠杆应用对经济发展可能产生的影响的角度看,根据加杠杆是否能够更好地提高经济效益并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可以将杠杆分为好杠杆和坏杠杆。

好杠杆可以提高效率,推动经济更好的增长,也就是债务的增加可以带来更多的产出。从长远发展看,好杠杆所在的领域更符合经济未来发展趋势,更有助于推动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而坏杠杆则无助于效率提高,债务的增加并不能带来更多的产出,单纯引起资产泡沫扩大甚至是增加经济中的风险。从长远发展看,坏杠杆会占用更多的资金资源,其本身不仅不利于经济转型发展,还会挤占好杠杆所需的资金,对好杠杆产生挤出效应。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即使是好杠杆,也要合理利用,努力保障杠杆增速与经济增速相匹配。否则片面追求加杠杆,导致杠杆率绝对水平较高,杠杆率快速增长,往往容易引起风险。

不笼统去杠杆

去杠杆是主动作为,但这并不意味着去杠杆就没有风险。在去杠杆的过程中不区分好杠杆和坏杠杆,对去杠杆的领域、方法、措施、节奏、顺序等处理不好,简单地追求快速去杠杆,去了好杠杆留住坏杠杆,同样会带来新的风险,加速风险隐患发展成风险事件,甚至是引发较大的风险,造成更大的危害。

不分好坏去杠杆容易在金融领域引发新的问题。从金融与实体经济看,金融业对经济、政策等变化的反应速度更快。在经济增长的上行阶段,金融业发展和实体经济存在增函数关系,其扩张速度会快于实体经济;而在经济增长的下行阶段,金融业发展和实体经济存在减函数关系,其收缩速度会快于实体经济。快速去杠杆更容易导致金融领域以更快的速度去杠杆,从而引发金融机构对实体经济融资支持快速下降,大规模缩减融资规模。

不分好坏去杠杆容易加剧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为了快速去杠杆需要限制商业银行的信用派生能力,也就是减少商业银行的放贷,降低商业银行的风险偏好。商业银行在放贷时有一定的偏好,其更喜欢为信息透明度较高、能够提供有效担保、经营更加稳健的企业提供贷款,这意味着小微企业在从商业银行融资时并没有优势。在商业银行可以提供更多贷款时,其新增贷款不一定会流入小微企业领域,而在商业银行压缩放贷规模时,其往往从风险防范的角度优先压缩小微企业贷款规模,从而进一步加剧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随着去杠杆的推进,社会融资规模中表外融资降低,而融资需求并没有明显下降,商业银行贷款加权利率在提高就足以说明这一点。

不分好坏去杠杆不利于经济高质量发展。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这些需要有大批创新型企业的支持,而创新型企业往往成功率较低,在发展初期也容易不被金融机构看好,其也存在难以有效获得金融机构融资支持的问题。虽然创新型企业更多地需要依靠创投、风投机构来融资,但金融机构中只有商业银行进行货币创造,创投、风投机构的资金相当一部分来自商业银行,商业银行缩减放贷规模,也间接降低创投、风投机构的资金,从而不利于其支持创新型企业。

分类去杠杆

在去杠杆的导向方面,需要认真识别好杠杆和坏杠杆,重点去除坏杠杆,支持好杠杆。去杠杆不能操之过急,而需要把握好节奏和力度,不能好杠杆和坏杠杆一起去。此时就需要建立明确的标准,对好杠杆和坏杠杆进行严格区分。对于好杠杆该支持的要继续予以支持,或者通过市场化法制化债转股的方式推进其去杠杆。而对坏杠杆不仅不能支持,还要将其作为去杠杆的重点。在此过程中,为了减少去杠杆的风险,即使是对坏杠杆也要控制好节奏和力度,以时间换空间,防止去杠杆的风险集中爆发,从而引发新的风险。

在去杠杆的政策方面,综合运用多种政策,依靠多种政策组合提高去杠杆的成效。货币政策作为总量政策,在保持流动性总量合理的同时,需要通过采取结构性措施进行结构性引导。坏杠杆之所以持续存在,在于其融资能力较强,也可以承担更高的融资成本,简单采用放松货币政策方式,往往导致逐利的资金流向产生坏杠杆的领域,推动坏杠杆进一步提高。2008年以来,我国基础货币增速明显低于商业银行资产增速,2012年以来其差距更大,货币超发主要不是基础货币扩大所致,更多的是商业银行的信用创造导致,在这其中影子银行发挥了较大的作用。因而,需要在去杠杆的过程中对影子银行加强监管,这需要金融监管政策积极发力。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房地产企业的高杠杆都与财税制度密切相关,这要求去杠杆的过程中也要积极发挥财政政策的作用,要杜绝政府的各种隐性担保,降低企业的税负,改善企业的流动性。与此同时,从化解产能过剩、清理僵尸企业等方面看,发改委、国资委也要结合其自身职能,在去杠杆过程中发挥积极作用。

在去杠杆的策略方面,充分重视消费对去杠杆的积极作用,通过扩大消费降低企业杠杆。在美国主动挑起贸易摩擦,对我国出口造成负面影响的情况下,更需要充分重视扩大消费对去杠杆的积极作用。扩大消费减少储蓄有利于非金融企业去杠杆。这是由于,消费往往会形成企业的收入,让企业可以在不增加负债的情况下用收入扩大生产,增加企业收入和利润从而降低杠杆率。在市场机制作用下,消费对于企业具有较好的筛选机制,提供的产品更容易被消费者青睐的企业,证明其产品符合消费者需求,也更有可能符合未来的发展方向。消费对企业的筛选机制,也为金融机构的信贷资金投放提供了思路。金融机构可以结合这一点,有针对性地对这些企业提供融资支持,保障其融资需求得到满足和杠杆率稳定,对于产品不符合消费者需求或者没有销路的企业需要严格压缩信贷投放。因而,在去杠杆过程中也需要增强消费对我国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

——摘自《学习时报》2018年8月24日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台港澳文摘》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李 青    副主编:何 宣 王坚方    校对:王元秋

020-83122542